+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十五章

池映玥昏倒這個事實讓夢飛行乾笑幾聲,他緩緩抽離自己的凶器,卻沒有打算放過可愛的同學。 神志漸清,池映玥的反應是猛地張開雙眼環顧四周,同時,每條神經都告知他的身體正受制於人,夢飛行的遊戲似乎沒有因他暈厥而停止。 「二小時,沒想到你竟然比我預期的早起,我還沒準備好用具。」夢飛行拿著專用玩具在房內來回走動。 「夠了,放我下來,我很累……」被夢飛行狠整一回已消耗了大半氣力,他真的熬不過第二回。 「待會的遊戲……我敢保證你不會感到疲累。」給眼前人一個別有用心的微笑,夢飛行繼續他未完的計畫。 「我不想知道你對接下來的事有甚麼保證,我想你讓我離開。」 「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 「那麼,你的目的是甚麼?」他記得自己問了不下數十次,可惜夢飛行貫徹笑得詭異的作風及保持緘默。 被束縛的人的臉色越來越鐵青,因為夢飛行取出將要使用的用具放在自己的不遠處…… 跳蛋、按摩棒、陽具拘束環,他還能裝傻嗎?似乎挺困難。 點算了物品,夢飛行開始實行先前的構思。套上拘束環,夢飛行在池映玥的性器綁紮了三顆約兩節指骨長的跳蛋,又用接駁低電流的鉗子夾住胸前的兩點,更在陰囊和大腿內側貼著電擊脈衝貼,受虐者眼睜睜看著自己成為試驗品,完全無力抵抗。直到施虐者握著按摩棒在他眼前揮動,池映玥終於忍不住用戰慄的語氣問。 「大家同學一場,可否別放這個進來……我不行。」 「就是同學才給你點特別,這個是精髓!」他面露雀躍把佈滿顆粒的按摩棒緩緩推進適才被他蹂躪的庭園。 膠粒與脆弱的內壁磨擦,池映玥咬牙忍受連續的刺激及撐大的感覺,其間,夢飛行惡意地抽動按摩棒,令他逸出羞恥的叫聲。 「感覺不賴吧!」看著按摩棒的突出物沒入直腸,夢飛行把一組已改裝的手提電鋸固定在桌沿,然後把電鋸前端的金屬鐵棒插入按摩棒的底部,並鎖好接合位置的安全扣。 完全明瞭腿間那組器械的用途,也知道它將會為自己帶來多少痛苦,累極的池映玥火速向夢飛行喊叫,「不要亂來,我的身體承受不了這種刺激,真的會死人。」 「我知道,但我想看就是……況且曾經使用這組器具的人可以活下來,你無須擔心。」夢飛行扯開一抹惡質的笑容,頃刻再補充,「你身上的所有物品都是直接從插座取電,可以玩上一整夜,完全不怕缺電,除非大廈停電,否則你逃不掉。」 雖說房間安裝了隔音板,可現在快踏入凌晨,為免池映玥淒厲的慘叫影響鄰居安睡,夢飛行把條形的口枷塞住準備說話的同學的嘴巴,池映玥即投以殺人般的目光。 無視惱怒的源頭,舉頭仰望房中的掛鐘,當指針全數重疊,他回頭道,「池同學,聖誕快樂!」語畢,夢飛行開啟手上的電源。 身體隨本能繃緊,體內的按摩棒理所當然成為刺激神經之物,池映玥猛力咬住口枷忍耐,夢飛行在旁欣賞他那張既想抵抗又痛苦的表情。 每當脈衝貼中的電擊沖擊敏感帶,池映玥全身都會輕顫,前端自轉及不斷進出的按摩棒往往都在這個時候自動加快,池映玥腦海漸漸變得一片空白。 時間徐徐流逝,手上各個控制器已調至中級,觀賞者用饒富興味的樣子盯著泛紅臉頰,心中思忖下一個計畫。涎沬隨線條流下,氤氳覆蓋雙眼,神智因感官過度挑撥被震得七零八落,池映玥無意識地發出微弱哼叫。 「玥,你現在的表情最能激發潛在的獸性,誘惑人心。」 未昏倒的池映玥聽到說話後,失去焦距的眼珠忽然變得清澄,夢飛行見狀即便捏住他的下顎扭轉,讓他可以從鏡中察看自己的模樣究竟有多煽情。 不看還好,一看他就有股想去撞牆的衝動,他真的不想相信眼前的景象…… 耳朵由粉紅轉為亮紅,意識歸來的他重拾語音,夢飛行見他有話要說便把口枷解開。 「能停、停下嗎?我很餓……」池映玥想辦法脫離玩具的控制。 睒睗被器材騰折快三小時的人,夢飛行關掉控制器,進出房間後的他手上拿著一杯冰水。「吃的沒有,只能喝水。」 不吃不喝會加速死亡,何況他現在脫水,池映玥惟有點頭答應。 夢飛行把杯子貼近,眨眼間,杯中冰塊咯咯作響,主事者再次為他倒出冷水,他同樣喝光,直到他認為滿足,夢飛行才為自己斟滿清水並一飲而盡。 凝視杯內冰塊,夢飛行淡漠道:「你該要降溫。」池映玥不明所意,以警戒眼神打量抽出按摩棒的人,下一秒,冷寒的感覺從菊門漫延,原來夢飛行把冰塊逐一塞入。 半小時過去,受虐者非但覺得冰水不能令自己的體溫降下,反倒是緩緩攀升,呼吸顯然有些急促,他下意識偷瞄夢飛行,發現相同情況,他心裏一驚,隨即詢問:「夢飛行,你給我喝的是甚麼?」 「過了食用日期二年的催情藥,」他沒打算掩飾,又自顧自喃著:「原來包裝紙上的日期可以不理。」 催情藥是昔日楊棹楓買回來的其中一種危險品,今天若非他打開箱子尋找用具,他也不知道這些藥物也有賞味日期,也遺忘藥物的存在。 「你!」怒氣攻心,池映玥感到暈眩。 「別為這種小事動氣,小心血壓上升而中風。」瞰睨半瞌眼簾的人,夢飛行訕笑道。 「小事?你把我綁住玩虐待遊戲,又對我下藥,你認為我會原諒你嗎?」 「不會……最壞我情況是我預計你會報警!」他臉上寫著滿不在乎,「但被捕前,我一定要得到你。」 池映玥無法理解他的說話,「為甚麼要得到我?」 「簡單一點,或者說白一點,就是我想毀了你!」他不想解釋太多,而且有些事即使和盤托出也未必是好。 「我有甚麼可以被你毀掉?」 「很多,而你永遠不會明白。」用手扣住池映玥的下巴,夢飛行眼神篤定道,「假使你明白,你亦不會了解我的心情。」 凌晨四時,街道氣氛冷清,可這邊廂的房子卻充滿熱度。等待藥力完全發揮,夢飛行放回按摩棒,電流亦開始流動。 靜止時間太長連觸覺也安靜下來,所以身體受不了突如其來的侵襲,池映玥拚命咬牙忍受震盪。 「這種狀況……還要維持多久?」深知夢飛行不會輕易罷手,但至少給他一個明確目標和時間,好讓他支持下去。 「當手上所有控制器調到最高後你仍然保持清醒。」說罷,他調高各個用具的輸出率。 失去口枷,呻吟掩蓋劇烈震動的聲音,池映玥抵擋不了玩具的攻勢,脆弱的神經激烈跳躍,身體開始出現抖動。 空氣變得悶熱,加上藥物影響,夢飛行覺得口乾吞燥,知覺開始遲鈍,目光反而顯得凌厲。 潛藏深處的飢餓野獸不斷叫囂,讓他渴求著的緋色的肉體,池映玥偏頭注視來者,下一秒他被眼前人粗暴地蹂躪發出淫穢聲音的櫻唇。 放開早已不能合攏的嘴巴,夢飛行一邊沿耳朵和脖頸的線條來回啃吻,一邊解開池映玥分身的束縛並溫柔地套弄,兩方的挑逗令池映玥再度陷入迷亂。 「行……把玩具……停下……」零碎的語句引起夢飛行留意,最後不單道具,他還拆去綑綁身軀的繩子。 池映玥回復光裸躺臥在桌面,腿間猩紅特別奪目,夢飛行反覆搓揉,隨心而問:「手……要停下嗎?」 「……不……」簡單字彙,讓夢飛行以為自己錯聽。 半晌,他挺進他體內,極緩慢地律動,但右手的速度逐步增加,池映玥被慾火吞噬,房間角落盡是他的低吟。 下身猛烈撞擊,手心霎間傳來黏熱,夢飛行停下腰身膽眄掌中的白濁,不一會,他退出緊桎的內壁,轉身把木門打開,讓暗房的溫度降下,亦藉寒冷的氣溫冷卻熾熱的慾火。 冷空氣接觸早已擴張的毛孔,池映玥比剛才清醒少許,混沌的腦袋再度投入工作,他抱著漸涼的身軀強行坐起,搖搖欲墜的身子令夢飛行迅速上前,並用大浴巾覆上他正微顫的肩背,更把他抱坐地上,緊緊摟在懷中。 過於疲憊的池映玥攤靠在他胸前,身後隨即傳來硬挺的感覺,池映玥伸手握住仍然高脹的性器,毫無技巧地摩挲著。 「別勉強自己。」夢飛行扣著他的手腕阻止行動。 池映玥面紅耳赤地搖頭,夢飛行說了句謝謝便在他耳際教導他如何幫他解放。 目光投注在前方的鏡子,池映玥見夢飛行把下巴擱在自己肩膀深深喘息,未幾,夢飛行拉著他的手加快速度,還欺負豐盈的嘴唇。 二人滑臥地上,四唇沒因此分開,池映玥更罕有地配合,夢飛行即便貪婪地掠奪不穩的氣息。 鬆口的一剎,夢飛行終於解放,池映玥低頭垂視,牽動嘴角。 按住眼前人後腦把人拉到自己頸肩間,夢飛行輕聲道:「玥,晚安!」 他知道現在已經日出,這句話只不過是給池映玥一個可以休息的訊號,而接收訊號的人先是點頭,再挪移一下身子尋找合適的位置,然後徐徐閉目。 端詳充滿疲憊之色的睡顏,夢飛行攬過懷中人的腰身,若有所思,直到意識消失為止。 ============ 說實話,我不知道自己寫了甚麼 因為用字總覺得有些奇怪 但自己看不出...... 而且好很累...... 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