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四十八章

「我先回宮去。」彩雲靠在木架,凝視正在對鏡梳妝的秋月。

 

「走吧!你甭擔心,我好得很。」銅鏡映照彩雲心緒不寧的表情,秋月見狀便安撫她,「總之,別忘記我們的約定。」

 

「我怎會忘記……」彩雲釋然一笑,徐徐點頭;離去前,她慎重叮囑,「多留幾天才回宮,回宮後派玉兒通知我。」

 

「回宮亦不急於一時,你派人告知我何時適合回去。」她知道彩雲隱瞞了哪些事,但她不願意說,她惟有裝作不知情。

 

小仙和露一直在宅第外等候,當彩雲踏出門檻時,寒大人忽然從暗處叫住她,彩雲以為他前來送行正打算回絕時,寒府的僕人拉著寒大入的坐騎在不遠處停下,此刻,她意識到是甚麼回事。

 

起初,她不明白寒大人陪同自己回宮的原因,但現在眼前的境況……她終於瞭解寒大人的好意,也想起昨夜寒大人不斷給她忠告。

 

甫進宮殿大門,放眼盡是三品以上的大臣,連平常甚少進宮的四品官員也俱在內,這個場面實在教她感到無力,尤其她知道他們是為了甚麼而來。

 

瞥見公主站在附近,大臣蜂擁而上,彩雲慶幸自己的宮殿前庭地方廣闊,能容下無數官員,否則各人擠在宮殿門前,洶湧的場面定必傳到皇兄耳門,屆時恐怕令他既不悅又難堪……但,依宮中的線眼,她估計事情應該已經傳送至兄長處。

 

「各位大臣好!」彩雲漾開爽朗的笑容,「想必你們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所以請到內堂慢說。」

 

大臣們頷首,紛紛尾隨公主走進接待來賓的殿堂,彩雲才上坐,他們再次七嘴八舌,環境嘈雜恍若廟會一般令她感到頭痛,不過她還是聽見他們的目的……就是希望她能拒絕異國的婚事。

 

「你們也知道並非我能做主,我說不嫁只是氣話,我又怎能違抗聖旨?」

 

「殿下,你想騙我們嗎?新進宮的小子不知道你的事,我們可不會忘記!」已過花甲的禮部尚書正色道。

 

「方大人,我怎會騙你?」

 

「還敢說沒有?」在公,她離去確實會引起朝野混亂;在私,彩雲在他眼中猶如自己的孫女,他捨不得她離開。

 

「你知道我用不得,何必逼迫我呢?」

 

「彩雲,恕老夫直言。如今盛世太平全因為你,你能替皇上壓制想謀朝篡位的皇族,平定州縣亂局,殺貪官奸商,皇上失去你根本是個損失。」太子太師語氣略重地指出,「曾經身為皇上老師的我,怎會分辨不出天下形勢?我年紀雖老,可腦筋仍然清晰。」

 

「何老師,你別氣了……人生七十古來稀,要是氣下去,你過不了三個月後的七十歲壽辰。」

 

「你還說笑!我們可是非常認真!」

 

她哪有閒情逸緻開玩笑,她現在是欲哭無淚啊!

 

「我也認真回答!你們認為我搬出爺爺的詔書能改變得了多少?」她不相信皇兄會完全忘記詔書的事,而是她不知道他們想耍甚麼把戲。

 

要是她拿出詔書,她猜不出皇太后究竟用甚麼事情要脅她?雖然,離不開是寒府上下的性命,可她不喜歡被人威脅,更討厭自己重視的人受到傷害。

 

倏忽,何大人「咚」聲跪下,其他人也一拚跟隨,更大喊:「公主,請三思。」

 

為甚麼每個人都強迫她選擇她不想走的路?皇兄如是,大臣如是!輕抿嘴角,彩雲把視線移往一直站在人群後方的寒大人,寒大人則回以一副無能為力的表情。

 

「諸位,你們能告訴我假若我拿出聖旨,我將要面臨甚麼危機?」從錦盒拿出詔書丟在兄長面前是多麼容易,可問題會接踵而來,「你們知道爺爺的詔書會連累多少人嗎?」除了寒家,當日贊成的人都會牽連在內。

 

「臣知道。」方大人率先開口,彩雲的眼神因他的話變得凌厲。「彩雲,你不用顧慮我們,在場不少人及我都是三朝元老,人脈甚廣,再加上你的聲譽,只要是你想做的事,都沒人能阻止……而危機和死傷,我們會盡力減少。」

 

「我無非不想出嫁,怎會變成篡權?」其實她心知使用詔書的結果等同奪取皇位,而這個道理大臣們豈會不知?所以彩雲以饒富興味的心情緊睨眼下眾人,等待解釋。

 

何大人瞧見方大人點頭,前者娓娓道出。「從聖旨頒布的一刻開始,你不出嫁和登上帝位是連帶關係,旨中存在的種種例外可謂前所未見,先祖爺早就希望上座的人是你。假如你選擇留下,以皇上和太后的脾氣定必把你剷除,因為那道詔書無疑是推翻他們的憑證,況且皇上未能掌握朝局,不得人心。無論如何,你想得到心中之物,就得付出相應代價。」

 

靜默半晌,彩雲朝遠方瞪了眼,接著換上冷冽語氣下逐客令,「各位,你們的說話要是傳到皇上耳中是忤逆謀反,今天的事我當作沒聽見,你們都退下。」

 

大臣們先是一怔,有些官員對於彩雲霎時轉變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們注意到彩雲的目光在剎那間有異,所以他們按照她的話主動離去。官員退出大堂時,露悄悄走近彩雲,然後她露出狡猾的神情消失。半個時辰不到,露坐在彩雲附近,盯著正吃點心的彩雲。

 

「比平常晚了。」彩雲把碟子往右邊推去。

 

「好久沒跟高手交手,而且他派來的人愈來愈難應付。」露回想適才的畫面,開始感到頭痛。

 

與大臣對話不久,彩雲已經望見一道鬼祟的身影,她不擔心自身安危,但官員的性命此刻正在她手上,她務必把他們趕走;另一方面,她當然不會讓那入侵者有回去覆命的機會。

 

「大臣的說話有沒有令你動搖?」

 

「沒有,因為我曾經考慮過這個問題。」

 

「那答案呢?」彩雲勉強擠出笑容搖頭,因為選哪個答案,她都會成為輸家。

 

 

 

當彩雲跨越門檻時,大殿上的陣容隨即讓她皺眉,怪不得前來傳話的馮公公處於戰戰兢兢的狀態,又顯露一副有口難言的樣子。眼前,兩旁不僅站著三品以上大員,還有早已遷移到分封地的幾名皇叔,而且秋月竟然坐在天子身邊,可想而知,大事不妙!但最不妙的,是她不知道為甚麼被召喚到殿中。

 

「皇兄,今天是為了甚麼連皇叔們都前來?」

 

「彩雲,皇兄我開門見山……出嫁的事準備如何?皇叔們聽到你即將出嫁,都感到非常高興,所以都特意到來祝賀。」

 

好一個開門見山,直接攻擊!

 

「你們不是為我安排了嗎?我能反對嗎?」搬出一大群人,原來是想逼她屈服。

 

「寡人既然答應婚事又怎能反悔?」皇上斜睨秋月,問道:「太皇太妃,你說對不對?」

 

靜默良久,秋月扯出牽強笑容,更艱澀地從口中漏出音節,「對……皇上金口一開,豈能改變?」

 

眾大臣知道以秋月及彩雲的交情,根本不可能會說出這番話,而彩雲本人比其他人更加清楚,所以她雙眼下意識在殿堂掃視,尋找寒大人的身影。當然,答案如她所想,寒大人臉色繃緊站在大殿裏,不過一些早前拜會她的大臣卻失去蹤跡。這也難怪,他們以往那麼高調支持她,縱使露除掉上回的密探,也只是暫緩之策,他們終歸未能逃離皇兄的耳目。事到如今,皇兄手上握住的人命比她所想的多,她不能因自己致使他們賠上性命,為勢所逼,她無從選擇。

 

彩雲沒有被秋月的話擊倒,相反她明白秋月的處境,所以她雙手交疊胸前,換上不屑的神情盱睢安坐皇座上的人。

 

「好,臣答應婚事!」聽到彩雲首肯,聖君和皇太后掩蓋不住欣喜,因此沒有留意堂下眾人和秋月臉上帶著錯愕和悲慟。皇叔們相視一笑,他們笑的不是因為彩雲答應出嫁,而是皇上做出愚蠢的抉擇。

 

皇兄,總不能讓你事事如意!

 

「皇上,不過臣有條件。」

 

「你儘管說吧!」他認為彩雲開出的條件也不會影響大局,同時,他發現彩雲更換稱謂,這代表她處於盛怒中。

 

垂頭冷笑一聲,俄頃,彩雲凝望滿面鬱抑的秋月,「第一,太皇太妃可以自由進出皇宮,更可以隨時回寒家安享晚年;第二,朝野眾臣不是三朝元老,就是先皇的大臣,皇上不能貿然因小事怪罪他們,否則有損天子寬宏之名;第三,皇太后必須每天誦經,帶髮收行,以洗清她一生的罪孽。」

 

「彩雲,本宮有甚麼罪孽?」她氣得用力拍打椅子手把。

 

「皇太后心知肚明。」

 

皇上為阻止罵戰發生,便決定插話。「好,這些微不足道的要求,皇兄都答應你。」皇太后怒瞪兒子,卻不知道他的心意。

 

「那麼,現在應該沒有臣的事,臣先行告退。」這場鬧劇她無意再演出,「各位大臣,我祁彩雲順道藉此叩謝你們。今後,請大家盡力扶助皇上。」她突然跪下叩頭,眾人嚇得立即跪地。

 

徐緩站起,彩雲頭也不回離開大殿,秋月眼眶霎時一熱,她沒理會禮教,也沒理會驚惶的大臣,匆匆跑出令她感到委屈的地方。

 

 

 

經過一天休息,應該好了點吧!昨天秋月衝出朝堂的事,玉兒轉告了小仙,小仙立即通知彩雲,彩雲聽後既心痛又無奈。今天,她選擇出現在寒秋宮,第一是探望心情應該已經平伏的愛人,其次是希望在出嫁前好好跟她聊聊昨日的事。可惜,眼前站著的人影卻令她怨憤。寒秋宮主殿外圍有十數人佇候,彩雲放輕腳步走近,頃刻,除了玉兒,宮女及太監連忙閉口下脆,他們不是因宮中規矩做出如此禮數,而是被彩雲冷如玄冰的臉色嚇倒。穿過人群,她緩緩舉步,在一扇半啟的窗戶附近靜立。

 

「你們還是一次把話說清,我不想看到你們的臉……」秋月的聲音比平常變得沉實。

 

「彩雲開出的條件我全數答允,我保證不會追究任何人。」卸去皇上的威嚴,天子嘆氣道:「前些日子……抱歉。」

 

縱然聖君低頭認錯,秋月也不為所動,「你的道歉根本毫無意義,為求目的,以大臣和其府上眾人一共四百多條人命要脅我和彩雲,現在一句說話希望得到原諒?皇上,你跟我說這番話有甚麼目的?」

 

「秋月,你認為自己可以討價還價嗎?」太后顯得不滿。

 

張恵瑞,你給我閉嘴!現在還不到你答話。」秋月放慢說話速度。

 

「你這個賤人有何資格叫我……」話未說完,清脆的掌摑聲在屋內縈迴,皇上瞄了眼驚愕中的母親,沒有阻止秋月的意圖。屋外,彩雲也被秋月突如其來舉動嚇了一跳,而且也知道秋月的忍耐到了極限。

 

「再吵,我用的是劍而不是一記耳光。」她斜睨女人並作出警告。

 

皇太后按著刺熱的臉頰咬牙,君王徐徐站起,「我虧欠你和彩雲實在太多,我知道你們不會原諒我。秋月,所謂孤家寡人,就是這個樣子……做大事就是有所犧牲。」

 

打擾清淨的二人遠去,秋月伏在圓桌放聲大哭。

 

「對不起……彩雲……對不起……」

 

秋月,我不會怪你!更何況,你沒有做錯,錯的是現今時勢及我們的身份。彩雲背靠牆壁苦笑,她聽著秋月的哭聲,忽然覺得清澄天空與涼快秋風格外討厭。

 

 

 

「彩雲,這是最後一次問你……」露代替其他侍衛發聲。

 

「你們不用再問,我決定了就不會後悔。」坐在木椅品茗的她掃視四侍衛的表情,「喂,今天好歹是我出嫁的大日子,是紅事不是白事,你們別哭喪著臉,我又不是跑去送死!」

 

「是跟送死沒分別。」霜老實不客氣地指出。

 

「難道你知道甚麼?」沖霜狡黠一笑,彩雲不等她回應繼續說話,「嫁到塞外後,我會想辦法逃走,反正山高皇帝遠,他們根本無從得知我的去向,況且皇太后只想把我趕走,依她的性子根本不會派出探子調查我究竟身在何方。」

 

「原來早有打算,怪不得一派悠然地等待出行。」霞笑道。

 

「也不算是早有打算,要不是他們母子找上秋月,我也不會有急於逃走的意圖。本來,我也想安分等上一年半載,借回娘家路上遇到山賊之名來個假死,屆時想走也容易。」

 

「看來是皇太后壞了你的大事呢?」雷站在青煙身後,把玩她的秀髮。

 

「若在潛逃上碰到麻煩,我和麗娘一定幫忙。」青煙為了送行,所以要求妹妹帶她進宮。拉起薄長的裙襬,她取出綁在大腿外側的匕首,「這個是麗娘拜託我交給你,以備不時之需。」

 

接過匕首,小仙捧住亮紅的喜服進來,彩雲納悶地換上新裝,準備在吉時起行。由於需要派人保護秋月和定時傳遞消息,露和霞陪同彩雲出行,雷及霜暫時留在都城,雙方每三個月對換工作,務求大家得到充分休息。

 

踏出宮殿,走過大小迴廊與石路,送別她的宮婢太監多不勝數,連大臣皇族也前來送行,彩雲帶著微笑筆直往前走,最後在皇城東門前的出嫁隊伍旁邊停下腳步。轉身仰望城門上等候的皇帝及太后,彩雲笑了,笑得何其輕蔑和詭異,皇上心裏有點不安。

 

「彩雲,你將嫁作人婦,萬事必須照禮教而行,不得損害我國之名。」天子洪亮的聲線響徹雲霄。

 

「異國的禮數才不會如此繁複,皇上!」

 

一指錯……已經不能補救,君王只能淡然道:「這裏,永遠是你的家。」

 

冷哼一聲,彩雲用凶悍的眼神狠瞪,「臣,祁彩雲,今生不會原諒你們;除非臣死,否則,臣今世不會踏入中原半步!即使臣有家,也決不是這裏!」跨上愛駒後,她更以立誓般的口吻說著,「若是寒家任何人少一根毛髮,臣必定親自帶兵揮軍南下,直搗大殿!臣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令臣不需動用過多武力也能長驅直進!」

 

「祁彩雲,你是在威脅皇上嗎?」皇太后怒吼。

 

「臣只是給予忠告,既然太后與皇上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你們也該知道自己需冒上甚麼風險。」不等皇太后反駁,彩雲雙腳朝馬肚一夾,出嫁隊伍亦隨她而去。

 

城門處,只剩下一肚子火氣的皇太后和一臉愁悶的天子,以及面面相覷的下人。

 

 

 

「已經走了?」坐在水榭的秋月聽見腳步聲,估計小仙前來報告。

 

「剛走不久……捨不得嗎?」女子不等秋月回應,已經在秋月對面坐下。

 

因青煙的出現先是一愣,秋月很快收拾心情,「捨不得又如何?改變不了事實。」

 

「我今次前來是給你一些提示……」頓了頓,青煙瞟著秋月再續前話,「忍耐一陣子,為了你,彩雲不會輕易放棄。」

 

目送身影離去,秋月泛起心滿意足的笑容,玉兒不知道主子在笑甚麼,但她可以看出主子似乎立下決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