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十七章

經過幾番激烈交戰,床舖幸好沒被沾污,至少二人不見稠黏液體,否則他們必須把郭輝仁的床清洗一次才行。 沖刷殘留在體內的白濁後,池映玥被夢飛行有禮地「請」回家作客。 晚上十時多,住宅區的街道冷清,二人從車站走近過路燈時,一道人影倏忽在旁邊的便利店閃出,那人大喊著夢飛行的名字,夢飛行木然地瞅著身形跟他相若的男子。 「都幾年了,想不到在這裏遇見……新的男朋友?你忘得掉楊棹楓嗎?」男子喋喋不休,還帶著挑釁的表情訕笑道。 「同學!」注意到夢飛行雙眸透出寒光,池映玥決定搶先澄清。 「啊哦?給睡了沒?」 「別跟他吵……」夢飛行安撫微怒的池映玥,接著朝男子冷笑,「忘掉與否,與你無關,現在是你忘不掉,學長!」 「我怎可能忘記,那個誰都可以壓在他身上的賤貨,偏偏他對你情有所鍾,為了挽留你,他選擇一條不歸路,而你竟然對他的死置若罔聞……好一個男朋友!」學長語氣中的妒嫉和譏諷夢飛行聽得一清二楚。 「這些無聊說話你還要說多久?我非常感激你對他如此寵愛,但我無意探究。」他望著池映玥,以下巴示意他們要離開,走了一步,夢飛行徐緩回頭,「要是你真的在乎他,當初為甚麼不告訴他?與其為一個死人抱不平,你倒不如現在下去陪他!」 「夢飛行,昔日被調教的不是楓,是我們。當本性被他完全發掘後,你還能保持理性嗎?」男子不慍不火回應,同時盯緊池映玥的側臉,「而你,不管你是他的同學還是朋友,你不會知道他有多變態,本性有多殘忍。」 他怎會不知他變態?已經親身嘗試了,真是謝謝您遲來的忠告…… 池映玥無奈苦笑,尾隨夢飛行遠離陌生人的範圍。 甫關門,夢飛行猛力抓住池映玥手腕把他壓向牆壁,池映玥平靜地凝視雙眼灰暗的人,因同學目光堅定不移,使得本來思緒紊亂的他慢慢平伏心情,雙手握住的力度隨之減輕。 池映玥考慎重慮片刻,才道出心底說話。 「行,忘掉剛才的事。」 夢飛行搖頭,然後摟著池映玥,額頭貼在他的肩膀,下一秒,感受到兩臂環抱自己,始料未及的動作令夢飛行站直身子,用複雜的神情掃視顯得有些疲憊的人。 池映玥露出溫柔的笑容,把夢飛行的頭再次靠在肩上,低喃,「只此一次……」 夢飛行固然沒有拒絕的可能,他牽著池映玥到臥房,二人換過睡衣,他生怕池映玥改變心意,飛快地鑽進他懷中,池映玥的下巴擱在他的頭頂,更不時輕撫他的後腦,直到自己睡著為止。 夢飛行享受溫馨的時光,而且發現自己已經沒有放開池映玥的打算,他終於重新愛上一個人,但,這段愛情會不會無疾而終? 他懷疑,也猶豫…… 他要顧慮的事實在太多,一時間,理不出答案。 兩天過去,夢飛行安分得令池映玥感到些微震驚,床,依舊是自己獨佔,沙發,仍然是他的據點。 他們一同外出用餐,閒話家常,因為夢飛行沒越雷池一步,池映玥亦打消逃跑的念頭。 黃昏,夕陽侵占大半房子,池映玥躺在沙發愜意地享受殘陽的洗禮,忽然夢飛行的身影擋住他的視線,由於同學背對光源,他看不清他的臉。 「有事?」池映玥按直覺而問。 「今天除夕,要外出倒數嗎?」夢飛行坐在沙發邊沿,躺臥者沒有絲毫退開的動作。 「無所謂,反正到哪裏都一樣。」 享用完一頓簡單的晚飯,兩人便坐上往除夕倒數場地的巴士,希望在封路前到達目的地。 車上人數不多,況且他們坐在上層較後位置,即使做了無法無天的事也無人知曉。當坐在樓梯附近的乘客從梯子消失之際,夢飛行扳過池映玥的臉吻過去,後者早已習慣他偶發的親暱舉止,所以只用眼神作出警告。 池映玥不明白自己為何沒有抗拒,更對自己多次追隨夢飛行的步調而感到不解;他介意夢飛行的碰觸,卻無法切實地以行動阻止,即使現在他有足夠的力量掙扎。 夢飛行的吻既慢且柔,他一直瞇眼注視半闔眼簾之人,滿足後,分開一剎,他把他意亂情迷的表情牢牢記下。 「我曾經說過要得到同意才可接近……」池映玥坐到前幾排的椅子,拉開與夢飛行的距離。 「我記得,但我並沒有答應。」他坐在他身邊。 注定說不過他,池映玥無奈嘆道:「至少別在公眾場合做出惹人誤會的事。」 盯著耳根通紅的人,夢飛行笑著點頭,「即是說在我家或宿舍就可以這樣?」 「在哪裏都不行……」他最後的一個字,沒入夢飛行豐厚的嘴唇。 夢飛行變本家厲,手除了不安分在腰間游走,還順著耳頸的線條來回細吻,池映玥全身的力氣彷彿一下子被抽乾,整個人攤靠座位,任由宰割。 不久,屬於情慾的零碎低吟經池映玥嘴角漏出,夢飛行停下所有侵襲,心中倏地冒出小孩惡作劇後的驚惶。 不知不覺,他佔有的慾望盤踞身心,使得自己無視場合做出過份舉動,可是,最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池映玥為何沒有試圖掙開?他不是討厭他的碰觸嗎? 為了降低旖旎氛圍,夢飛行決定移座至旁邊另一組座位,池映玥捂住嘴巴目送同學,被挑逗的身軀稍微冷卻。 兩人看似欣賞車外景象,而事實當然不是,因為池映玥從鏡中倒影清晰見到夢飛行的視線一直往自己投,至於夢飛行,雖然面向池映玥前座的窗子,但眼光明顯是鎖定在鄰座身上。 終於抵達會場,人山人海的場面令二人用上十數分鐘才能走進較少人的角落。 「明年一起來倒數?」夢飛行試探問道,順便打破沉默的氣氛。 「看情況……明年今日我倆已是上班族,總不能丟下工作不管。」池映玥牽動嘴角,似笑非笑。 是客套?抑或正在考慮?夢飛行分不清池映玥的笑容是甚麼意思,既然沒有拒絕,哪代表有機會嗎? 「只是隨便問到,我希望明年可以與你一同前來。」 「就只有我們?」 「要是你喜歡,把陳文桀等人叫來也行!」池映玥低笑幾聲後便再沒說話,他惟有安靜地等待倒數時刻。 接近凌晨,四周情緒高漲,夢飛行忽地走到附近既昏暗又無人的階梯坐下,池映玥瞄了眼,不想呆站的他只好跟上。 踏入子夜,歡呼聲不絕於耳,二人借助外來的燈光勉強瞧見對方在笑,更發現大家笑得坦然。 日上三竿,池映玥仍躺在床上,他盯著天花回想幾天來發生的事,例如,為甚麼自己能接受和夢飛行同床而睡?頭顱往右略轉,夢飛行的背部映入眼中。 「喂,我餓了!」他踢向似乎熟睡的人,至於受襲者的回應,就是大字形躺著,故意壓向擾他清夢的傢伙。 「自己的事自己做……反正你已經熟悉我家的陳設,要是煮食煩請給我預留一份。」夢飛行的右前臂恰巧擱在池映玥頸部,所以他特意往下使力捉弄他,使他呼吸困難。 費力推開差點使他窒息的手,池映玥徐徐坐起,伸展四肢。 「今天公佈成績,我現在去燒水下麵,你替我查看結果。」 身影沒入浴室一會,夢飛行執行池映玥委派給他的工作,在等待其間,他隨意打量臥室擺設,接著他拿起放在鍵盤旁邊,紅色禮物形的聖誕裝飾。 裝飾是除夕倒數後池映玥在地上隨手拾起擲到他身上的垃圾,誰叫他笑得如此自然,他忍不住要破壞他美好的表情,所以他快速壓住並強吻著他,池映玥固然不會就範,除了狠狠踢他一腳,更在他腹腔補上重拳,又把能擲而不會殺人的垃圾瘋狂往他丟,直到附近的垃圾全數轉移到他身上。 待池映玥消氣後,他才按地撐起身體準備回家,因為伸手不見五指,他的手掌正好放在小裝飾上,好死不死,裝飾上竟然有圖釘,他的掌心順勢成為聖誕樹,小巧的飾物在空中搖晃,真是應景! 聽見夢飛行倒抽口氣的聲音,池映玥下意識詢問,夢飛行拉著他走到燈火通明的大街檢查自己傷勢,同學帶著擔心替他處理傷口,當池映玥想棄置凶器時,他搶過飾物丟掉圖釘,池映玥傻眼盯向他。 歸家後,夢飛行爬到床上,池映玥以為他想取回大床,便抱著被子離開臥室,畢竟自己霸佔他的床已有一段時間,可是他說沒關係。 「不了,我生怕你再次吻我。」池映玥淡淡說著。 夢飛行從床上坐起,一臉認真應對:「你在哪裏我都會吻你!你別想可以躲開我,況且你也享受。」 他以平實的聲線問,「你何時變得如此無賴?」頓了頓,他續道,「我還是返回宿舍,我不想每天提心吊膽。」 瞟向跳下床的夢飛行,池映玥本能地往後退,夢飛行收回腳步直瞅面有難色的人。在他眼中,池映玥就像受驚的貓兒,只要他一動,他必定跳開。躊躇片刻,他坐在床沿朝池映玥伸出右手。 「玥,你若不過來,我便過來。」 池映玥厲了眼便轉身踏步,然後一切如他所料夢飛行從後摟抱。嘆口氣,他放軟身軀,「算了……我要休息。」 鬆開箝制,夢飛行默默讎眱準備躺臥的人。關掉燈火,街外微弱的光線足夠讓他尋找池映玥的臉面,上身彎下,他輕吻他的臉頰,池映玥仰面對上他雙眼,不一會,四唇相疉。 事後回想,池映玥對這事竟然沒有後悔感覺,他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訝異。另一方面,夢飛行再次叮囑自己千萬別再對池映玥出手,他知道接吻已是同學的極限,總之,事情急不來。 ============ 甚麼是口嫌体正直? 就是這樣~~ 我也搞不懂兒子們在想甚麼 :P 我只想他們在床上翻滾!! 這樣我便心滿意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