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十八章

「喂,小玥玥,聖誕節到哪兒玩?我聽說你沒有回宿舍。」陳文桀搭著池映玥肩膀,笑得異常狡猾。 「別提起我的傷心事,那些都是黑歷史,說不得!」 「Oh My God!你竟然用上動漫詞彙?我敢肯定你這個假期與二次元為伍!」他臉上寫滿驚慌與意外。 要是二次元,他還可選擇角色或當個普通讀者,但現在他這個三次元本體加上時間軸,即便是四次元主角,唉……叫他如何是好? 「與甚麼為伍都無關重要吧!」 不久,郭輝仁也來參腳,池映玥雙耳除了嗡嗡作響別無其他,夢飛行依舊坐在遠處以事不關己的神情眺望,直到課堂開始。 一小時過去,教授沒有停下的打算,眾人惟有自製小休時間,池映玥悄悄溜出教室,卻被尾隨的夢飛行強行拉進洗手間,杜鋒剛好在附近目擊案發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的他決定裝作不知,他不怕因插手而受到夢飛行怪怨,而是好友既然沒有告訴自己他們的關係,他不能輕舉妄動。 二人身處洗手間末端的一格,即使整個空間只有他們,池映玥仍然壓下聲音。 「用不著要在這種地方說話?說秘密也可以選擇其他地方!」他心知不妙,尤其他背貼牆壁,夢飛行的臉又越來越近。 「我沒想過有甚麼話要說。」結束簡短對話,他抓緊欲打他的雙臂。 「等……」 夢飛行的鼻息噴到臉上,使得池映玥雙頰微紅,唇瓣在半推半就下開啟,反抗的跡象明顯減弱。 卸除兩手力度,轉為刻意挑逗,夢飛行解開池映玥的腰帶及鈕釦,右手在褲內摸索,左手與前人十字緊扣。 池映玥雙眼瞇成線狀,空出的手抵在夢飛行的胸膛,他仰頭吐氣,拚命阻止喉嚨發出聲音。指腹傳來的硬度令夢飛行加快捋動的速度,敏感的身軀微微滑落,夢飛行轉移位置坐在馬桶,把毫無力氣招架的池映玥抱緊,讓他雙腳分開跨坐自己大腿上,繼續未完的煽惑。 欺負池映玥似乎會上癮!夢飛行趁洗手間大門開啟及腳步聲接近時,故意刺激挺立的赤紅,池映玥差點脫口而出,他雙手緊按嘴巴,軀體明顯因快感而顫動。 進來的人似乎增多,夢飛行拉下池映玥的手,搓揉分身前端,又啃吻他後頸。最終,池映玥還是叫了出來,他心中迅速冒起慌亂情緒,又感到不知所措,夢飛行聽到外頭對話的聲音霎時收細,他左臂用力摟抱疑是受驚發抖的身軀,右手覆上懷中人閉合的唇。 「靠……喂?我在洗手間!甚麼?當然上大號,難道在廁所喝水嗎……我不跟你說,總之你替我拿筆記。」夢飛行用外頭剛好聽到的音量自言自語,不一會,人氣消失,洗手間回復寧靜。 等待懷中的震動靜止,夢飛行為池映玥整理衣服,池映玥在他兩腿橫坐,把頭枕於他的肩頸間假寐,完全不理會現在的行為有多曖昧。 數分鐘後,池映玥看著電話訊息徐徐站起,因為杜鋒見他離開太久,以為他身體不適。 「我先回去,你慢慢坐。」池映玥小心翼翼把門打開。 「今天到我家來,否則案件重演!」 冷睨一眼,他皮笑肉不笑道:「你這個要脅太孩子氣了,當成笑話也笑不出來。」語畢,他轉身走出狹小的空間。 「為甚麼剛才不像以往般抵抗?」 「為甚麼你總能在任何地方做這種事?」他不答反問。 好吧,他承認自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尤其對名為池映玥的同學……夢飛行自嘲似的苦笑。 放學不久,他瞧見池映玥和杜鋒朝圖書館方向前行,他聳了聳肩帶著無所謂的心情回家。回家後,夢飛行倒頭便睡,直到三小時後的晚飯時間他因身體本能甦醒,正當他考慮該吃甚麼時,手提電話恰巧響起。 「打來做甚麼?」 「晚飯吃了沒?」忽略另一端不悅的語氣,池映玥輕聲問。 「沒……」對方背景靜謐,夢飛行立時想起池映玥應該身在醫院,因為今天是星期五,池映玥每星期的例行公事。 「嗯……那就拜拜!」他倏地掛線,夢飛行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他始終把精神放於晚餐上。 約莫二十分鐘,斷續的門鈴聲使他草草穿上衣服,狼狽地從浴室走往玄關,帶著微慍之色拉開木門。 眼前所見,池映玥提著兩份晚餐站著等候,夢飛行錯愕的表情令池映玥心底泛起一絲勝利感。 「你真的膽敢前來?不怕我偷襲嗎?」拿著浴巾擦頭,夢飛行斜瞪彎身脫鞋的同學。 池映玥雙頰瞬間變紅,結結巴巴回應,「屆時再算……別說這個話題,先吃晚飯,趁熱吃。」 屆時? 不是應該說不可嗎? 夢飛行一邊咀嚼字義,一邊從後攬著池映玥,像吸血鬼般啃咬雪白的頸側。 池映玥似乎是掙扎,為甚麼是似乎?因為夢飛行知道他反抗的力度有多強,可現在他使出的力量根本不像要逃離自己的魔掌,而且他能輕而易舉地把他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手毫無難度潛入長褲中,這……代表甚麼? 「你竟然自投羅網?我們繼續未完的戲碼。」 大掌不斷摸索,羞澀的嫩芽終於抬頭,而他的主人正陷入天人交戰的地步。見池映玥的耳根透紅,他猜他心底努力踩煞車。 「在這裏你無必要忍耐。」眼前人搖頭,夢飛行便用有效的方法令他發出低吟。 再度上演早前的一幕,不過他今次毋須顧忌太多,所以聲音誘人的程度足以摧毀夢飛行的自制力。 夢飛行二話不說拉著他的手走到臥室,狠狠把人甩到床上,池映玥仍然沒有任何動作,夢飛行終於忍不住心中積存的疑問。 「我並沒有強逼你前來,還是你前來是為了跟我作愛?」他扯掉池映玥剩餘的衣服,兩膝分別跪在池映玥腰側。 「我只是順道而來,你知道我今天是探望外婆!」池映玥認真道。 「就是知道,才覺得無言,但你亦應該知道一旦進入我的範圍,你別想可以全身而退。」褪去自己的遮蔽物,夢飛行低頭直視。 遲疑片刻,池映玥納悶地嘆氣,「說實話,我不明白自己為甚麼作出這個選擇,我是知道會發展成現在的情況,可是我……」口張了半天他說不到下半句,因為他意識到身體不抗拒夢飛行的碰觸。 身下人苦惱的樣子令夢飛行掛上淺笑,「別花精神去思考一件並不能即時得出答案的事情上,今晚,你只需用身體感受。」 「嗯……」池映玥左手向橫抓緊床單,右手手背貼近半啟的唇,零碎呻吟聲慢慢透出。 夢飛行不單在大腿內側敏感處落下細碎的吻,更用舌尖於皮膚上打圈,左手不規律地挑撥池映玥的分身,半晌,他含住前端吞吐。 被濕熱的口腔包裹,池映玥幾乎發出叫聲,他尷尬地輕拍腿間頭顱,夢飛行緩緩抬頭瞇眼,用玩味的神情欣賞緋紅的臉龐。 俄頃,他把頭停在單簿胸前,吸著精緻粉頭,並用牙齒齧磨早已硬挺的果實。池映玥咬唇,用手推向掠奪耆的臉頰,夢飛行掛著賊笑跨坐在身下人的小腹,同時雙手抓緊他手腕,不讓他阻礙自己行事。 端詳因情慾而覆上水氣的雙眸,夢飛行按捺不住從腹部竄出的情潮,嫻熟地分開池映玥兩腿,剎那間已埋在他體內。 始終不習慣異物帶來的感覺,池映玥頻頻皺眉,夢飛行停下抽插在他眉心輕啄,更拉過他雙手搭在自己肩上。 不斷律動與接吻,二人先後釋出白熱,夢飛行趁池映玥還未完全恢復時,便把他的身體翻轉,使他趴跪翹臀,好讓自己下次進攻。 沒想過夢飛行再度挺入,池映玥回頭瞪眼,不過換來的是強力衝擊。精液成為潤滑劑,夢飛行更容易在甬道奔馳,他雙手抓住池映玥的纖腰瘋狂進出,身下人隨著頻率和力度發出令人愉悅的呻吟。 迷亂中的池映玥忘我地叫著,夢飛行抱住他坐直身子,昂揚頂到深處,池映玥確切感受到賁脹及脈動。 「該不會有第三回?」他稍微扭頭問。 「不知道。」 夢飛行把二指送到池映玥口腔,池映玥依照本能吸吮,至於空出的手則捏揉硬赤的玉莖。 「我現在沒手,腰自己動吧!」 數秒後,池映玥雙掌按床乖乖擺腰,夢飛行沒想過他會聽言而行,難掩心中興奮的他趁池映玥宣洩之前收回兩手,把他推倒在床狂吻,背貼床舖的池映玥拉著他的頸子加深兩舌纏繞。 銀絲因唇瓣分開而斷落,夢飛行的目光鎖定粉紅臉頰,用拇指指腹來回撫弄艷色下唇,池映玥忽然咬住指頭,黑眸成新月狀,笑得狡黠。 「我從未看過你這種笑容。」夢飛行真誠道,「以後多讓我看。」 了解意思的池映玥嘴角收歛,躊躇一會並帶著苦笑,「父母死後,我很少這樣笑著。」 無奈的神色使夢飛行憐惜地吻著給予回應的唇,下身的碰撞未曾停歇,池映玥只能跟隨節奏而行。體液爆發的一剎,池映玥緊緊摟抱與自己貼合的身軀,夢飛行背部的抓力雖不大,可皮膚傳來的灼熱仍舊明顯。 已經忘記在床上翻滾的時間有多久,但二人可以肯定的是既餓又累,畢竟他們在晚餐時分選擇劇烈運動,過度消耗使他們攤倒在床,直到池映玥被飢餓感擾亂思考,他才有裹腹的意識而徐緩下床準備吃晚餐。 「去洗澡吧,我把食物弄熱。」把外衣蓋住池映玥肩膀,夢飛行也穿著睡衣去工作。 甫開浴室門,池映玥盯見夢飛行已享用熱騰騰的食物,他因為腰際及下半身的違和感,不得不手按牆壁逐步走向大廳,夢飛行看在眼裏。 才坐下,夢飛行朝他的腰脊處伸手,緩慢地按摩,正當他享受之際,腰身敏感位置被某人故意使力,他立即拍開魔掌。 「喂,別亂來,我要吃飯!」 「你下面的嘴應該想吃東西。」夢飛行大手重新攀越圍牆,從尾椎滑下。 「適才吃飽了,」池映玥臉頰滾燙拉出懷有不軌企圖的手,「再來的話我吃不消!」 「不要緊,來日方長……」擱下一句,夢飛行心情愉快地離開飯桌,池映玥心裏則大呼救命。 ============ 我已經打斷他們不少次,小行的怨念快把我咬死 搞了半天終於讓他們成事……(笑) 但……總覺得不夠 不過,這文能S的程度有限 要S的話,當然在另一些故事……嘿嘿!! 特別鳴謝:南宮翊犽大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