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五十章(完)

送走庫焜,彩雲一臉惆悵地顧眄下屬,她們豈能猜不透她的心情。庫焜擺明強逼她合作,而她有選擇的餘地嗎?若非小仙重傷,她們四人要走只是時日問題,要攔阻她並不容易。 不幸事件發生後,可汗沒有出現在彩雲眼前,彩雲也沒去找他,事情就像沒發生一樣。 有人的地方便有是非及謠言,宮中的訊息傳遞速度比宮外更恐怖,不消一天,連本來無意打聽消息的下人也能知道所有,無他,因為有人故意傳開,彩雲恨著庫焜的做法。但她現在只是別人的棋子,不過最難受的還是瑪依。 「彩雲夫人,事情是甚麼回事?那個傳言,可汗就為了那個……」兩名嬪妃緊張兮兮。 「我相信你們猜到他的目標是我,只是瑪依不幸。」可汗強搶民女的事她們早已知道,其實宮裏不少女妾都是他奪取回來,所以他會侵犯瑪依不足為奇,她們感震驚的是皇后的隨家婢女竟然被可汗從城牆推下,而奇怪的是為甚麼要偷偷摸摸到皇后的宮殿。 「你們想離開這裏嗎?」彩雲斬釘截鐵問。 「有誰不想?但你能保證新的可汗不會重蹈覆轍嗎?」 新的可汗?她記得自己沒提及推翻的事,「甚麼新的可汗?」 「你可能不知道這兒的習俗,只有可汗死,我們才能得到自由,所以要離開就只等他死。不過,可汗的能力不容忽視,想殺他未必容易。而且他的親兵全是曾經與他一同在戰場殺敵的猛將,要下手真的要費一番功夫。」 「終於要行動……我等了好久!」彩雲語調平平道。 半個月後的午後,庫焜藉送禮為名到彩雲殿中走一圈。 「後天,大哥舉行宴會,這是各族的定期聚會。」 「我聽說你大哥的實力不弱,下手當天的部族有多少?」宮廷政變可不是小孩子玩耍,生死攸關,上陣人數不足苦的是自己。 「只差兩族,那兩族都是看大勢的人,我已經有方法應付。宴會當天,你最能接近他,絕對是下手的好時機。」 「我不認為……但你堅持的話,我會盡力而為。」她多少猜到他的想法。 「你用不著擔心,大哥的親兵中有我的人,況且,我會想辦法把礙事者除去。」 「那就交給你,不過別拖我的後腿。」 木門關上,彩雲褪去身上的殺氣,在床邊的木椅坐下。 「小仙,我是個沒用的公主,連保護下屬這種小事也做不到,我枉稱為你的主子。放心吧!這口嚥不下的氣很快便可以順利吐出,前題是你要保佑我,預祝我旗開得。刺殺這種玩意我也是第一次接觸,我早該向霜學習一下,才不至於像現在那樣狼狽。」 今天的天氣如同彩雲的心情般有點抑壓,事情終歸要實行。 「假如我命喪於此,你們替我告訴秋月好好活下去,雖然我知道她會隨我而去,但你們必須把這封信交到她手上。」彩雲懷著滿肚子怨氣行動。 可汗沒想過彩雲會盛裝出席,所以他帶著喜出望外的心情讓她坐在自己身旁。彩雲忍受著他的無禮,拚命以復仇為由壓下飆升的怒意,為的只是少少的一剎。 宴會接近尾聲,場面變得混亂,彩雲把青煙給她的匕首插在可汗背部,同時,她的右肩胛被可汗的腰刀刺穿。 彩雲負傷追上且戰且走的可汗,不論是敵是友,都與她一樣騎乘快馬緊貼急於逃離的人。 想不到尾隨自己的援兵轉眼被可汗的下屬全滅,而她也被可汗手下拋出的繩索套住脖子,使她從駿馬掉下並在草地上拖行。彩雲身上的傷與馬兒跑的速度成正比,她只能用雙手死命抓緊麻繩,盡量減低受傷。 馬匹停下,氣急敗壞的可汗二話不說在彩雲的胸口開洞,再於她腹腔狠狠砍了一刀,彩雲瞬間口吐鮮血。 「竟然聯合各族謀逆本王?本王就算死,也要你來陪葬!」 親兵遵照可汗的指示用繩子套在彩雲四肢,繩的另一端扣在馬鞍旁,之後,馬匹向外走,彩雲整個人被凌空拉扯。 失血,早已令彩雲陷入迷糊狀態,四肢的痛楚需在,但仍不及腹部的傷來得痛。 良久,彩雲感到右臂好像失去知覺,以為脫臼的她勉強抬頭,原來她失去了一條手臂…… 難道她真的要死在草原?也罷,反正現在有人來救她也於事無補,傷口太大太深,存活的機會渺茫。 凝視令人舒坦的天空,她發現月亮原來已經掛起,七色雲朵零星飄浮,此刻,她倏忽想起和秋月在少女時期的一次對話…… ——天上有雲,便一定有月,但天上有月,不一定有雲!秋月仰望爽朗的晴空。 ——我說雲和月必定同時出現。 ——我不明白?明明萬里無雲,你硬是說有雲!秋月一臉大惑不解。 ——因為雲為月阻擋想偷窺她,傷害她的人,她無時無刻尋找機會在月的面前現身,她啊…… ——就是你想保護我,對不對? ——對!彩雲雙頰倏地泛紅。 ——你直說不就得了嗎?幹麼繞個大圈子?彩雲吃吃地傻笑著。 我曾經嘗試放棄去愛你,可惜這種做法只會令我更捨不得你。 即使你成為別人的妻子,即使你為爺爺生下孩兒,無論你變成怎樣,我都會默默守護你。 可惜,人的貪心是無止境。 對你,根本無法放手,也無法為你送上任何祝福,因為我心存嫉妒。摒棄所有法規,無視一切道理,我也要追著你。 當我知道你願意接受我時,我以為你在騙我,畢竟,你在意禮教倫常。 無論如何,得到你的愛,我今生無悔。 秋月,我愛你!但請你不必急於找我,我會在黃泉路上的望鄉臺等你,無論多久,我都會靜心等待。 庫焜趕到時已經為時已晚,露和霞用難以接受的表情審視散落在草原的殘骸,二人緩緩解去麻繩,可汗發出刺耳的笑聲。她們很想教訓他,可是哀痛已蓋過所有情緒。最後,可汗的親兵無一生還,庫焜帶著可汗隨露等人回都城負荊請罪。 「露侍衛,這是……」守城士兵睒睗由四十多名異國人運送的棺材,心底那股不祥預感使他渾身顫抖。 「彩雲公主回來了。」 從露的苦笑中,士兵肯定躺在棺木裏的人就是彩雲,但他仍不敢相信眼前景物,「那邊的……是彩雲公主嗎?」 「對,快去吧!」露沒有責怪男子多此一問,畢竟,彩雲的死訊確實令人難以接受。 因為只有彩雲的侍衛隨她到塞外,所以彩雲的死訊由始至終都沒有傳到皇宮中,要不是露和霞帶領庫焜及棺木停在皇城大門前,守衛也不會拚命跑到大殿稟報情形。 半晌,城門大開,事情於同時傳遍整個皇宮,莫說下人不理會會否被懲罰,紛紛放下工作趕到大道兩旁,嬪妃們也顧不得禮儀走出宮殿,用自己雙眼看清不爭的事實。 當正值早朝的皇上聽見氣呼呼的士兵在大殿外稟報後,面色猶如死灰,大臣亦驚惶失色,皇太后和秋月知道事件不久便出現在大殿之上。 棺木落在木架一瞬,天子已從龍椅站起直奔玄木棺,露和霞出手阻止他打開蓋子,他頓時吼道:「你們憑甚麼?」 「皇上,請三思!」凌厲眼神與響亮聲音,霞使面臨失控的帝君冷靜下來。 「無論變成怎樣,彩雲永遠都是寡人的妹妹。」忍住哀痛,皇上朝庫焜點頭。 移開木板,殿內所有人都被冰冷的屍體吸去目光,蒼白的皮膚刺痛各人眼睛,有些人選擇閉眼試圖壓抑奪眶而出的淚水,寒大人心感痛惜,但他現在更擔心女兒的情況。 皇太后站在不遠眺望彩雲的遺體,她雖恨著彩雲,可沒想過要她死,始料未及的結果,終歸讓她忍不住捂著嘴巴失聲痛哭;聖君悲痛欲絕,雙手按住木棺掃視僵硬的臉龐。 反觀秋月,出奇地平靜走近彩雲,不過,靜得嚇煞旁人。她輕輕拉起彩雲的左邊袖子,凝望以前親自為彩雲綁上的手鍊,幸好仍在而無破,她心底倏地升起如釋重負的感覺。 「皇上,龍體要緊。」秋月特意提醒,天子明瞭她的意思乖乖返回皇座。 彈指間,她坐上屬於自己的木椅,堂下眾人見狀便收拾心情,秋月率先打破愁雲慘霧的氣氛。 「露,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訴大家。」 「是。」把事情原委和盤托出,遺留或不清楚的部份由庫焜補上。 一個時辰過去,每個人總算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庫焜命人把可汗押到殿中,任由皇帝發落。 皇上朝秋月投眼,頹喪地說:「現在最有資格給他定罪的人是你,你的決定孤必定遵從。」 「庫焜,彩雲是因你們而死,要追究的話,你鐵定脫不了關係。」想到彩雲的死狀,秋月雙眸變得通紅,「不過彩雲答應幫忙,她的事得自己負責。人死不能復生,本宮殺了他又有何用?所以,那人,本宮交還你處置。」 「不,快殺了本王!本王寧可死在這裏也不要回去!」可汗抓狂似地吶喊,因為回到國家,他將會生不如死。 「押下去!」秋月的聲音聽起來不大,卻足以震懾每一個人。 送走所有異國人,大殿回復寧靜,皇上看起來有點滄桑,皇太后變得了無生氣,秋月依舊維持處之泰然的模樣,直到一股微風吹入,天子才重拾語音。 「彩雲於後天出喪,莽於珞山百合陵,此事立刻昭告天下。」 「現在,應該沒有本宮的事,本宮先行離去。」秋月不等退朝,霍然站起,大臣們看得心裏發毛,他們怕的不是秋月挑戰聖上,而是他們都能猜測秋月下一步行動。 「不,太皇太妃先等一下。」他怎會猜不透秋月的意圖,可他真的和她有話要說。 保持緘默至眾大臣退出皇殿,秋月徐徐曰:「事到如今還有甚麼話好說?我該要恭喜你們,恭喜你們的希望達到了。」 「寡人真的沒……」 「由你們逼迫彩雲出嫁的一刻起,就等同要把她殺死!現在你們已經得到想要的結果,別再裝模作樣!」她沒有讓他解釋,也不想聽到任何解釋,不一會,她走下階梯。 決絕冷酷的身影,黑眸只剩空洞,他惟有遂其所願。 「秋月,寡……我能為你準備甚麼?」 「請給我彩雲最愛喝的桂花佳釀,我想好好享受。」秋月扭頭露出絕色笑容,「其餘的事,自會有人替我處理。還有,請為我完成只有你能做到的心願。」 腳步聲消失後,天子終於止不住眼角的清淚,站在他身旁的皇太后隨即跪在地上飲泣。 遠離人群,秋月放慢速度,最後佇足在石橋眺望屬於彩雲的宮殿。 那裏,已失去它的主人,只餘下聽起來猶如弔唁的烏鳴,及看似招魂的椏枝。 「玉兒,你跟隨我已有十年,這些年謝謝您的照顧,從明天起你自由了。」 「娘娘,為甚麼?」玉兒的淚珠洶湧流動。 「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和彩雲的關係!」 她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才不想相信,「縱使殿下先走一步,娘娘也毋須跟隨。」 「早晚你會明白……」她往寒秋宮方向漫步。 寒秋宮前,侍奉帝王的岑公公已捧住桂花佳釀等候,秋月一臉釋然拿起兩壺美酒和只有半塊的玉牌。 「皇上說會完成娘娘的心願,至於牌子是皇上代表彩雲殿下送給娘娘。」 「本宮今次不討厭皇上的多此一舉,岑公公,替本宮向你的主人道謝。」 等岑公公退下,秋月轉身踏入小徑,臨行前她向下人交代幾句,「除了玉兒,三個時辰內,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寒秋宮半步。」 尾隨秋月到達門前,玉兒仍不死心,希望秋月回心轉意,「娘娘,不要走,四侍衛和我都捨不得你。」 「我們曾經答應對方絕不獨活,所以彩雲離去,我也不會在今生多作停留。」惟一的支柱消失,生存……已變得毫無意義。 「秋月小姐,玉兒不送。」玉兒忍住嗚咽叫著昔日的稱謂,並跪在地上叩頭,送上最後一程。 「謝謝,保重。」秋月帶著淺笑關上木門,裝好栓子,保證沒有人可以打擾她。 換上衣服,秋月看著銅鏡插上她最愛的髮簪,然後取出盒中的白瓶,再半躺大床喝著滲了藥粉的清酒,還看著彩雲寫給她的信。 彩雲,我後悔了,後悔沒有說出留下你的話,後悔沒有作出抵抗便放棄。 我知道要是說出一句,那怕只有一個字,你都會用盡方法扎結局扭轉,令自己全身而退。 我的懦弱,導致我們天人永訣,我恨著這樣的自己,恨著把一切親手破壞的自己。 捫心自問,我有過與你遠走高飛的念頭,可惜,無聊的顧慮太多,我選擇保持現狀。 我知道你不喜歡皇宮的生活,我又何嘗不是?但因為我的事,令你不得不與皇太后周旋到底,更令你身陷囹圄,至今,我未能忘記你那失落的表情。 在宮外的日子,是我今生最幸福的時期,了無牽掛地遊樂,對你做出任性的行為。一切,都因為有你的堅持與存在,我才卸下橫亙在心底名為世俗的桎梏,隨心意而行。 多年來,你對我的愛總是毫無保留,你不理世俗及名聲,甘願付出所有,只為換我的答覆,簡單的答覆。 一直以來,我咬緊牙關強忍他人帶來的痛苦,但我搞不清為甚麼要令自己如此辛苦,直到失去你,我才明瞭自己原來是為你而活,為了看到你,我不惜一切苟延殘喘。 沒有你和我分享愉悅,沒有你的甜言蜜語,沒有你的世界,等同迷失於荒漠的旅人。 昔日,都是你追著我跑,現在,該換我來追你,雖說我跑的很慢,但你要等我啊!即使你永墜無間地獄,我也會伴隨左右。 為彩雲打點好後事的四侍衛和小仙趕往寒秋宮,她們看到平常服侍秋月的宮女及太監全數站在宮外的拱門前,當下她們已經知道宮內究竟發生何事,露著命他們把寒大人請來。 穿過花園,走上長長的階梯,眾人望見靠在石欄而坐的玉兒,玉兒雙眼通紅朝她們投以目光。 「進去……有多久?」霜嘆氣問道。 「快一個時辰……」玉兒需要小仙的扶持才能站穩。 「應該可以了。」雷無奈苦笑。霞和霜合力從門的隙縫中把木栓移開,六人先後踏入寢室,無言地接受眼前的景象。 左邊,桌上除了擺放著桂花佳釀,還有一個半個手掌大的木盒;右邊,秋月側臥在床,雙目緊閉,含笑而終,身穿的是與彩雲到東木城時的輕裝,頭上還戴著彩雲送她的髮簪。 除了差點與任雅生離死別的霜,和親眼看過彩雲屍首的露及霞能勉強支持外,其餘的人都泣不成聲。六人沒有說話,直到寒大人出現,玉兒終於忍不住跌坐地上再次失聲痛哭,小仙隨即抱緊她的身體,任由她發洩情緒。 寒大人坐到床沿,輕撫女兒漸冷的臉頰,頃刻,老淚縱橫。 「秋月,安心上路,不用為家中和我的事擔心。恭喜你能離開這個牢籠,掙脫世俗的枷鎖。」抹去淚水,寒大人繼續未完的話,「快去追回你所愛吧!她呀,在路上等了你好久。」 沒多久,寒大人心情已經平伏,他命玉兒到寒家轉告彩雲和秋月的死訊,而他則找尋皇帝的下落。 秋月的死沒有使皇宮上下感到意外,每個人都知道她和彩雲情如姐妹,以為她過度悲愴而亡,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箇中原因。 皇宮被素白覆蓋,街道被奠藍沾染,都城彌漫著一片雨泣雲愁。送葬的隊伍早已在大殿外等候,皇上瞅著殿中的兩副木棺,百味雜陳,皇太后失去昔日的傲慢,現在的她只是個痛失女兒的母親,她端詳女兒容顏,淚如雨下。 「既然在地上得不到眷顧,那就到天上尋找幸福。」寒大人把一對指環分別套在彩雲和秋月的手指,這是他最後送給她們的禮品。 臣子和皇族排列在宮中石路兩旁送別二人,四侍衛、小仙及玉兒隨同隊伍出喪,至於老百姓,尤其從東木城趕來的人,他們哭得死去活來。 到達陵園,她們等待墓門關上後,便懷著似有還無的笑容離開。在她們眼中,彩雲和秋月雖然鸞馭遐升,但她們總算得償所願,永不分離。 過了幾天的早晨,四侍衛連同愛人、任氏一族和瑪依出現在百合陵前。 「彩雲,秋月,我們搬家了。在古真榮送青煙的那所山莊,有空記得回來!」雷睨住石碑碎碎唸。 「別打擾她們團聚!」青煙像平常般用手肘撞向妹妹。 「殿下,我的傷差不多痊癒,不用記掛著我。還有,霞老是欺負,殿下要替我懲罰她。」 霞沒好氣地敲了小仙頭顱一下,撇頭詢問玉兒的決定,「你不跟我們走?」 「我始終是寒家的人,而且寒府就是我的家。」玉兒婉拒她們的邀請,其實她在秋月死後已是自由之身,可她喜歡留在寒家。 「改天記得來坐坐,我們清明會再來。」霞想好下次帶甚麼東西來祭拜。 「時候不早了,該要起程。再不走,你們乾脆代替士兵守陵。」露催促著。 一行十人緩緩出發,玉兒也走出皇陵,直到她們的蹤影沒入盡頭的迷霧,守陵士兵用惶惶的神情跪下,彈指間,皇上從石雕後走出,他沒有斥責士兵讓皇室以外的人進入,相反…… 「她們要來的就隨她們。」 他羨慕彩雲能有如此亦臣亦友的下屬,作為萬金之軀的他,就只能是孤家寡人。 站著仰望刻上名字的石塊,皇上慨嘆長久以來所發生的事。 「我為你們立了無字碑,因為你們的功過我沒資格給予置評。彩雲,母后自從得知你客死異鄉,她每天都誦經念佛。」 整理混亂的思緒並且鞠躬,皇帝昂首闊步,繼續他未完的人生。 ——皇兄,謝謝你的玉牌…… 他彷彿聽到彩雲的聲音,使踏出的一步改為轉身,而映入眼中的是佇立於碑上,正在吱吱叫的鳥兒。 「是嗎?你喜歡就好……」 天子低頭淺笑,然後,邁步走出彩雲與秋月永眠的百合陵。 -全文完- ============ 終於都完了... 人生第一次寫16萬字,果然每個人總有第一次 算是悲劇嗎?我覺得也不算 這文的人物設定及劇情其實和最初有很大出入 人物方面... 本來就沒有任雅和瑪依,現在她們的出現是用來虐的...(女兒們,抱歉!!!) 劇情方面... 任緯陞不是雷氏姐妹的鄉人,他到最後是要死 被可汗XXOO的是小仙,然後瘋掉,在彩雲死後才回復正常 至於秋月是病死,彩雲得知她的死訊才同意推翻可汗,而且她打算同歸於盡 四侍衛中一人死,一人重傷,不過當時想不到誰死,只好作罷 看吧!我就是喜歡虐兒~~ 本來彩雲死的那段想用多點篇幅形容,就是血腥部份,不過沒甚麼心情寫,還是留待下次找人虐時再寫 這文是2007年開始寫,2013年才完,沒辦法,時間真的不夠用 最後,感謝一直支持的各位看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