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二十章

自信的人,墨瞳變得明亮;堅定的人,黓眸帶著不屈;珍惜的人,黑目流露柔情……這是他認識夢飛行後,無意間發現的變化。 其實,夢飛行雙眼並不特別,可是他從不掩飾銳利的眼神,尤其在他面前。兩年來,他多少能感受到當中意思,不得不說,他會留意他的原因除了要命的騷擾外,就是那些吸引著他的眸光。 停下所有動作,池映玥和夢飛行的視線成水平,默不作聲,夢飛行把他攬入懷中,他順勢換個姿勢讓自己舒適地靠在夢飛行的肩膀。 「你之前告訴我不用理會的事,是指你親戚的言行?」他知道明知故問,但他想聽池映玥的解釋,只因,他對他一無所知。 「嗯……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多年。自從父母身故,我寄住在外婆家後,他們的嘲弄一天比一天厲害。」 躊躇片刻,池映玥最終把家事道出,他從未想過向夢飛行透露半句,可能,因為夢飛行今次好管閒事為外婆做飯,加上長久以來的積壓到達臨界點,他想找個人傾訴讓心中的鬱結解除。 「我的朋友不多,除了小蜜蜂外就沒人知道我家的事。中學時他見過我的外婆,但我從沒帶他到醫院探病,你是第一個,也可能是最後一個。至於親戚的橫行霸道,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惟獨你看見,你應該從剛剛的對話中猜到我和他們的關係有多惡劣。」 這算是知道他的秘密嗎?畢竟,池映玥的私人事件只有身為好友兼同學的杜峰知道,他是僅次於杜峰了解他家裏事,夢飛行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高興,憐惜之心亦緊隨而來。 「看你方才的樣子,應該習慣了吧!」 「說習慣是假的,怎會無動於慟?雖然難聽的說話時常聽到,我也習慣那些冷嘲熱諷,但不代表我能欣然接受。」頓了頓,池映玥朝夢飛行仰面,「就像前陣子我們在街頭遇上你的學長,當時你的反應跟現在的我一樣,根本未能放下……我們究竟要怎樣做才能放下往事?或者說,我們需要多少時間才能釋懷?」 沒料到池映玥提起舊事,而話題深入的程度並非可以即時作出回應,更何況池映玥的眼神比以往犀利,夢飛行只能啞然失笑。 漫長的六十秒過去,夢飛行若有所思答話,「我們一直被記憶束縛,但我們不同的是我由始至終都不能割捨過去,你是被現實纏繞,當你身上的枷鎖解除,你便回復自由,記憶會隨時間而塵封,相反,我只要在生,我永遠被一個死人折騰。」 「也要有人甘願被折騰才行!人,總要在某個階段畢業。」池映玥低頭笑道。 「我還未到時候畢業……或許某天我真的會選擇畢業。」夢飛行在池映玥額角烙下一吻。 未幾,池映玥反手拉下夢飛行的脖頸,兩唇交纏,夢飛行雙掌打破一道又一道的防線,懷中人依照他的指示做出容易進入的體位,他一下子挺進大半。 兩人感覺到對方與往時有所不同,夢飛行帶著遲疑環抱池映玥腰身放慢速度抽動,更在他光裸的背留下大小不一的紅點。濡濕的舌尖和聲音衝擊感官,使池映玥用泛紅的臉及眼回望挑逗自己的人。 神態有別於昔日,既妖冶又嫵媚,夢飛行忍不住笑說:「你再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會變得禽獸。」 「你本來就是,何必怪到我頭上。」 「既然如此,那我該要做出合乎禽獸的行為。」他把單膝跪在沙發的池映玥拉到窗戶,然後抓緊纖腰狠狠開發窄道,務求令池映玥吐出羞恥的呻吟。 為了阻止在喉嚨蘊釀的嗓音衝口而出,雙手捉住窗框的池映玥低頭咬住左上臂,夢飛行見狀便翻過他的身軀,使他背貼窗子下的牆壁,更在耳殼附近吹氣逼使他失控。 理智被慾火沖散,池映玥在夢飛行耳際不斷喘息,幸好他的聲量不大,沒有傳到隔壁。 夾著腰身的腿滑落,夢飛行揹著池映玥走向臥室,池映玥被丟到大床,同學轉眼已壓在自己身上。 「你打算做多久?」 「你暈倒為止!」夢飛行沿頸部的線條來回細吻,右手探入大腿間,「但根據過往的經驗,要你昏倒可需要一段長時間。」 「你這個變態……」他早就知道夢飛行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不過今天的他樂意與他糾纏。 「難道你今天才知道?」兩手在池映再頸側撐起上身,夢飛行帶著淺笑打量同樣嘴角上勾的人。 池映玥以調侃的口吻回,「對呀!我現在才知有甚麼問題?」 「我可以把以前對你所做的事重新做一次!」舌頭直搗口腔洗劫一番,直到雙方處於缺氧狀態,夢飛行徐徐鬆口。趁池映玥處於混沌,他像嬰孩般吸吮他胸前粉紅,手指在另一點搔揉。 「無論怎樣吸也不會有甚麼。」 「你別忘記男人也有乳腺,假以時日,我可能吸出意想不到的液體。」夢飛行伸出舌頭舔舐被他吸得亮紅的果實。 「屆時我的名字不單在報紙刊登,還會被人抓去研究。」 「我不會讓你出名。」 抬起池映玥右腿,毫不留情直插到底,接著拉起躺著的人,把他兩手繞過自己頸背以穩定軀體,夢飛行煽情的大掌努力激起池映玥體內的火苗。 抱緊侵略者的頭顱,池映玥跟隨節奏擺動,又報復性地咬著前人的耳朵。 耳部傳來的並不是疼痛,是他始料未及的酥麻,夢飛行甩頭試圖擺脫擾亂他行動的源頭,幸好,池映玥在他甩了數下後放開。 頻率增加,聲音順著提升,池映玥閉目仰頭斷斷續續地嗯哼叫著,夢飛行抬頭鑒賞墮落慾望深淵的表情。 持續交合,體力急降,將近五小時的活動把能量消耗得所餘無幾。 即使白濁殘留體內,池映玥沒有起來的打算,夢飛行從後摟抱他的腰側臥著,還囓咬他的手指。忽然,池映玥抽回手與自己對視,夢飛行保持他一貫微笑等待同學接下來的說話,可是等了半天,同學依舊一言不發盯著他的臉。 「有甚麼話要說?」再不打破悶局,恐怕他們要整晚看著對方。 「有,但我重組不了。」 「那你想說的時候記得找我,我一定會細心聆聽。」 「無論如何,我得謝謝你的晚飯。」今天的事令他的心情複雜,他有很多話想說,卻說不出來。 將近正午,半躺大床的夢飛行把視線轉移至出浴後的人,池映玥站在走廊擦拭頭髮,沒注意到自己被人鎖定,因此腳步慢慢朝右邊展開,最終以廚房作為目的地。 夢飛行打著呵欠扯去池映玥掛著脖子的浴巾,池映玥沒有回頭繼續取出冷藏櫃的菜蔬,默默準備素菜。見掌廚開始忙碌,夢飛行只好收起逗樂的心情。 放下簡單的午餐,池映玥說了句新年快樂便吃飯,夢飛行沒有動手,靜靜瞅緊滿面愁悶的鄰座。 「你的新年快樂,我還是送回給你比較好。」 拿著碗筷的手無力地垂下,池映玥表情凝重道:「讓我抱一下……」 夢飛行的臉色因說話僵硬,幾秒偷偷跑掉,他張開雙臂任由池映玥決定摟抱方法,池映玥面露苦笑跨坐他大腿,並把頭埋在他的肩膀,夢飛行腦海立時響起「事態嚴重」的警報訊號,然後他戰戰兢兢地用力回抱溫暖的肉體。 一頓午餐花了三個小時,看似疲憊的池映玥於飯後便躺臥在沙發呆望天花,把瑣事打理好的夢飛行坐在沙發邊沿,低頭察看似笑非笑的池映玥。 「明天你想煮甚麼給你的外婆?」即使怎樣詢問也不會問出心中的秘密,所以夢飛行主動另開話題。 按照池映玥的要求,夢飛行做了清淡的菜餚,外婆再次感謝二人的照顧,池映玥開懷大笑,夢飛行深知只有這個時候的池映玥是最真實。 甫出升降機,壓力即時陷入背部,夢飛行斜睨倏地環抱自己的手臂,他嘆了口氣。 「你想在街坊面前毀我聲譽嗎?我要收取毀壞費用!」 手,沒有放開,背脊更傳來呢喃,「聲譽能吃嗎?」 踏入家門,夢飛行扯開名為池映玥的黏貼膠布,小心翼翼湊近一臉無奈的同學,同學卻突然裝鬼臉推開他。 「現在心情好多了,再不吃飯我的心情會回落。」飢腸轆轆的池映玥如是道;邁步前,他給夢飛行一個法式熱吻。 在玄關佇足的夢飛行盯著背影皺眉,他怎會看不出他強顏歡笑?想了想,他只能聳肩作罷。 今年的元宵節碰巧在星期天,池映玥一如既往躺在夢飛行的大床度日,夢飛行理所當然地於昨晚為他送上盛宴。拖著疲憊的肉身到浴室整理儀容,池映玥覺得全身快要變成碎片散落地下;無他,全拜夢飛行所賜。 每逢週末,他們哪有一次不上床?最該死的是自己主動迎合,他不得不說除了身體的契合令他打消拒絕碰觸的念頭,還有夢飛行說過的話,一些他無法忽略的表白,至今,他仍然思忖如何抉擇。 愛與不愛,就像二元性質非黑即白,明明很簡單清楚,偏偏這個想法隨時間轉化,形成灰色空間。一次又一次為自己找尋合理的藉口,現在一切變得曖昧不明……既未考慮接受,亦無想過拒絕。 然,這種看似純粹的肉體關係將會維持多久?他心中已有定案。 看著池映玥從極力抵抗到接受作愛,雖然兩者轉化的過程比他想像快,但在歡愉中潛藏的不安,夢飛行依然可以感覺得到。 身體快慰並不代表心靈接受,他了解箇中道理。無論有性有愛,抑或有性無愛的日子他都經歷過,就是知道才會認清自己的願望。 從來,自己不是個聰明人,他固然猜不透狡猾的楊棹楓耍甚麼把戲;可惜,今回連不太會隱藏的池映玥也看不清,他心裏倒是有點在意。 侵犯池映玥一事,他由此至終都沒有後悔,可令他奇怪的是池映玥接二連三跟自己上床,他多次表明自己的心意,卻沒得到任何答覆。 池映玥不是個輕浮的人,然而,上床和愛情是兩碼子的事,他一天不給予回應,自己都要為此而忐忑。 究竟,他還要等多少時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