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二十二章

五天,日子平靜得令人感到空虛,因為平常愛纏住他的人沒來上學。 本來,池映玥在星期三前都不以為意,直到星期四的下午課堂,他開始注意到夢飛行失蹤,加上與夢飛行修讀相同科目的郭輝仁詢問他夢飛行的去向,陳文桀又告訴他夢飛行把電話關掉,他心中的疑問使他無法把精神放在星期五的課堂上。 下午二時的課堂準備開始,此時,坐在演講廳較後位置的陳文桀把池映玥和杜鋒叫了過去,二人抱著所有物品坐到他身旁。 甫坐下,池映玥劈頭一句,「多謝你們為我和行的事費心,假如你現在問我他人在哪,我也答不出來。不過我倒是想知道,為甚麼你們那麼緊張我們的事?」 「因為行的舉動令我這個旁觀者愈看愈急,忍不住出手幫他。二年多了,真虧他能忍。」陳文桀直說。 二年多?不就是入學開始已經…… 杜鋒回想夢飛行一年級時的說話,怪不得他當時一臉認真擱下一句! 「玥,聽了桀的話,我覺得自己需要把某件事告訴你……你還記得你告訴我打了夢飛行一拳及與他在飯堂僵持那次嗎?」 池映玥低頭努力從每個記憶文件夾找尋,頃刻,他終於緩慢點頭,杜鋒見狀,便接著之前的話題。 「那次你離開不久,我忍不住質問他為甚麼要咬著你不放,搞了半天,他才願意道出原因。他說想控制一個人並改變他的思考模式,而且想向某人懺悔。按照他的說法,他既會傷害你,卻又希望得到你的寬恕。」 安靜聽完好友的說話,池映玥牽扯一抹苦笑,「我知道是甚麼回事……還有,我上星期已經給他答覆,結果,變成現在這樣。」 綜合所有對話,陳文桀得出結論,「行欠你一個解釋。」 他的話令二人摸不著頭腦,「他似乎因為舊事使他作出操控別人的想法,就像有些人在孩提時被虐待,長大後便虐待別人一樣。行為若是出於天性,他未必會內疚,可他把自己經歷的事放到你身上,接著產生懺悔的念頭,明顯地,他是清楚知道自己的行徑,而非純粹把你代入日常。 你的角色是以前的他,他則是以前傷害他的人,就是知道自己的行為並非正確,所以他心存罪惡感。他不知道你會否原諒他,但你不阻止他,他只會一廂情願繼續用以前受傷的方式去把你折騰,昔日的他可能像現在的你默默承受,最後性格變得扭曲。 我想他應該想得到你的原諒,但他心底根本不曾原諒那個給他傷害的人。」 「這些獨到見解出自你的口真讓我驚訝!」池映玥調侃道,「你說的對,他從沒告訴我他的過去,而他小部分往事和一個名字只是恰巧從某人口中得知,我想,所有事情都是在那人身上開始。」 「那個傷害他的人是個怎樣的人?」杜鋒好奇地看著好友。自從好友遭夢飛行騷擾後,好友的情緒波動比舊日厲害,他倒是擔心得很。 「比他更變態的人。」 「哦?既然他比行變態,那麼行對你做了甚麼?」陳文桀因勢乘便問。 「該做和不該做的全都做了。」池映玥毫無表情丟下說話,兩人四目相投,噤若寒蟬,凝重的氣氛直到課堂完結才得以終止。 由於外婆是長期病患,因此病房的醫護人員和他早已熟絡,當他踏入病房大門前,負責場地清潔的阿姨忽然把他攔截,池映玥完全摸不著頭腦。 「我不知道你朋友與你外婆發生了何事,總之老人家的心情看起來不太好。這個星期你的朋友每天都來,老人家有時帶著怒氣叫我們把他趕走,我問過同事究竟發生何事,不過無人知曉。我看你還是小心點,順便替你的朋友說說情。」熱心的阿姨像下屬般報告。 凡是和夢飛行扯上關係的都不會是好事,池映玥猜測事情大概跟自己有關。 向提點自己的阿姨道謝,池映玥調整心情悄悄走近病床,碰巧電視播放廣告,外婆徐徐回頭,並發現孫子與自己只有三步之隔。 「為甚麼要瞞著我?」外婆質問站著的池映玥。 「夢飛行究竟說了甚麼?」他不答反問,而語氣中的急切,外婆聽得清清楚楚。 「別緊張,你先坐下。」見孫兒戰戰兢兢拉開椅子,外婆淡淡說著,「我可以告訴你他說過的一切,首先,你要回答我的問題。」 「是。」 「你喜歡他嗎?」 池映玥有些遲疑,良久,他終於承認,「外婆,很抱歉,我是喜歡他。」 「還以為你像你母親一樣想也不想便回答。」 「因為我怕……畢竟,同性相愛不會得到祝福及認同,我也不相信自己竟然會愛上他。」他顯得有些靦腆。 「起初我真的不能接受,可是他每天都前來向我解釋,每天都跟我道歉,說自己把你拉進他的世界,雖然我不會接受兩個男人相愛,但我可以看出他的真心。至於你想知道的事,我現在告訴你。」 星期一下午,夢飛行放棄他的堂課選擇在醫院出現,外婆對於他的到來沒感到意外,所以高興地說希望他可以抽空探望自己,他固然沒有拒絕,未幾,外婆見他有一副口難言的樣子,關心之情隨即湧出。 見他支支吾吾,外婆當然想到年輕人不外乎為幾種事煩惱……金錢、學業、愛情、前途。豈料,夢飛行的答案的震撼令她久久未能作出回應。 ——我喜歡玥,請把他交給我。 到她完全冷靜下來已是五分鐘後的事,夢飛行明白她臉上的暴怒,也理解她的想法,所以他一直站著捱罵,直到探訪時間結束。他每天必定準時出現,更不理會老人家是否想聽,把一切詳細解釋,當外婆聽得心煩,便會叫護士把他輦走。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如此鍥而不捨的人,第一次則是你爸希望我把女兒交托給他。」 「我……對不起。」 「不必為這種事道歉,雖說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但我不會無視你的決定。」她愛這個孫兒,她不想他傷心及感到無助。「明天把他帶來吧!還有,我要吃頓豐富的晚餐。」 離開醫院,池映玥按照往常行程徒步到夢飛行的住處,從背包取出早陣子夢飛行硬塞入他手中的鑰匙,他懷著怨氣打開大門,誰叫夢飛行告知外婆他們的關係。 窗外的餘光足以讓他望見躺在沙發睡覺的人,池映玥不打算叫醒他,可惜光照有限阻礙走動,他開啟屋內的照明,燈亮後,四周的情景令他皺眉…… 沙發前的空間留下無數空的啤酒罐,廚房放滿未清洗的食具,不知是乾淨或是骯髒的衣物散落在桌和椅上。 嘆口氣,池映玥蹲下去清理地上的金屬罐,正當他準備站起時,他對上夢飛行透著訝異的雙眼。 兩人保持沉默,池映玥率先退開,去處理一遍狼藉的廚房。焦點落在洗滌盆中的器皿,即使夢飛行從後抱緊他,池映玥依然專心刷洗用具。 「今天為甚麼要來?」夢飛行在眼前人的肩頸吸取令他懷念的氣味。 「來聽你的解釋……桀和小蜜蜂說我該要找你把一切弄清,我也覺得需要知道你和楊棹楓的事,他就是扭曲你人格的人對嗎?」 「真虧你能記得那個人的名字。」他收緊雙臂,力度之大使池映玥發出悶哼。 咬牙忍痛掙脫束縛,池映玥分別在夢飛行臉頰和肚子狠狠賞了拳,又用冷硬語氣問:「除了楊棹楓的事,我要問你幹嘛找我外婆?」 假如以本能作出反擊,這代表池映玥在盛怒當中,夢飛行的氣勢瞬間減弱,心裏的不安愈發增加。 「找她,只為了道歉。我自覺對不起她,更對不起你,我欠你實在太多,多得不知怎去解釋。我愛你,所以不想你因我的過去離開我,我真的,真的想你留在我身邊。」 雙手在胸前交疊,池映玥放輕了聲線。「你先洗澡,我來預備晚飯,至於你的解釋,留待遲些再說。」 夢飛行壓下忐忑的心情靜靜消失,池映玥鬆了口氣及背靠牆壁努力消化同學的說話。 半小時過去,浴室裏的人仍未見蹤影,池映玥主動進去找人。 拉開防水簾,只見夢飛行茫然地站在蓮蓬頭下,池映玥瞄了眼便關掉水源,扯過旁邊的毛巾為他擦乾身體。穿好衣服的夢飛行摟著池映玥,懷中人亦回抱他,直至煮水壺響起才放開彼此。 用餐期間,二人收看電視沒有對話,雙方再度聽到對方的話時已在臥室中。 池映玥坐在床上輕撫枕在自己大腿的頭,空出的手與夢飛行一直十指緊扣。 「想從哪裏說起?」池映玥低頭平穩問。 「從頭吧!當你了解楊棹楓是個怎樣的人,就會明白我的行事作風。」夢飛行坐直身子直視池映玥。 敘述不堪的往事,夢飛行有些難以啟齒,歸根究底,楊棹楓玩得既兇又瘋狂,他厲害的程度在圈內非常有名,況且身邊不乏追隨者,夢飛行當時知道真相後確實有點兒招架不住。 由楊棹楓的出現到自殺,每段變態的愉虐調教,荒唐怪誕的性愛,夢飛行一字不漏和盤托出,他以為同學不能接受內容,怎料池映玥依舊古井無波聆聽下去,更在他猶豫該說抑或不說的時候,要求他說出實情。 長達四小時的述說終於完結,池映玥一臉無奈仰望天花,夢飛行就像等候判決般如坐針氈。 「剛才的話我需要點時間重組……你要向我懺悔的原因是否因為把我代入你的角色,又以楊棹楓的方式傷害我而感到罪過?」 他頷首並補充,「還有把你侵犯,拉進同性戀圈子的罪。」 「所以你覺我會像你一樣去憎恨傷害自己的人?」 「對……我不會原諒他,永遠都不會。」夢飛行眼中流露恨意。 「我明白你的怨恨,但你有沒有想過我根本不會去怪你?」 ============ 啦啦啦~~~ 把文生了出來,啦啦啦~~~ 要儘快把這文寫好,那就可以去填其他萬年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