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009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秘密--第二十三章

池映玥的話,使了無生氣的夢飛行以訝異的神情瞥視。 「你覺得自己不會饒恕他,所以認為我也不會?抑或你想得到我的原諒,然後根據我的答案去對他作出寬恕?」 對於同學的質問,夢飛行保持緘默。 「我不是你,不會了解你的恨;你不是他,你不會明白他有多愛你。當我從你口中知道他的作為後,他就如我預計般用情極深,可惜他用錯方法,招致現在的結局。」 「要是他懂得愛,就不會在我面前上演群交的戲碼!話說前頭,你知道甚麼是愛嗎?」夢飛行知道自己在嘲諷,可他卻不知道真正嘲諷的對象是誰。 「或許以前的我不懂,現在的我卻因你而學懂。」他笑了,笑得無奈。「當二人行事方式過於相似,表面上大家了解對方,實際上遇到矛盾時,雙方不讓步只會變成硬碰硬,所以你們毀滅式的愛情只會把對方推往深淵。」 沒想到同學有另類見解,他傻眼看著他,「真不敢相信這些話出自你的口!你真的了解我嗎?」 「認識二年,說不上了解,但你是個不會漫無目的去做一件沒意義的事的人,所以我才在平安夜那天不斷詢問你侵犯我的目的,不過你似乎樂於你的遊戲中。在當時的情況下,我只能追隨你的步調走著。」 「即是說我所做的一切,我二年前那句話……」 池映玥插口說:「你應驗當初向小蜜蜂說過的話,你控制了我,改變了我的思考模式。明明我可以漠視你的威脅,偏偏雙腳不由自主跑到你家;明明我對感情漠不關心,你卻令我心甘情願把自己交給你。 我接受你的歉疚,你用不著對我懺悔,你的罪,於我不過是個小插曲,說不上是傷害。我要的是你的承諾,答應我別因昔日的恨去折磨自己。你愛楊棹楓是事實,因此再恨,也毋需把他和過去一同劃清興割捨,那些都是過去的事,讓過去的永遠留在過去,別使它成為你的未來。 你的未來是我,我既不會去傷害你,也不會因你受傷……無論你怎樣對待我,我都會理解與接受。」 夢飛行一邊搖頭,一邊把池映玥推倒床上,恬靜的凌晨,使得池映玥聽到在胸膛上發出似有還無的飲泣,他把他緊緊攬在懷裏,讓他好好宣洩積壓在內心深處的怨懟,和守住多年的秘密。 帶著些微意識改變睡姿,緩慢轉身手臂壓下,傳到皮膚的觸感是軟硬適中的床鋪,夢飛行下意識張眼,旁邊空空如也。 他知道池映玥不會離開,可心底冒出的不安使他匆促跳下床,祈望遇見的身影終在下一刻從右手邊的廚房出現。 池映玥手上捧住午餐道:「既然你醒來,我給你泡麵。」放下白碗,他轉身之際,夢飛行環抱著他。「需要把肩膀借給你嗎?」 「跟你做一次心情可能會好點!」夢飛行低喃。 「別鬧了,外婆叫我準備晚飯及把你一拚帶去見她。」 「她願意見我?」夢飛行喜出望外。 「外婆把你說的一切告訴了我,她不會接受你和我在一起,不過她說看出你的真心,認為你是個好人。」 「好人嗎?這個世界沒有好人,而且好人會早死!」 「對啊!我們來當個壞人,多做些壞事可以長命百歲。」 平淡日子令人感到生活愜意,考試日子為平靜生活泛起漣漪,池映玥享受和夢飛行過著這些日子,可惜,安寧的日子永遠不會長久。 某天正午,眾人完成最後一場考試,正興高采烈離開試場時,池映玥面無人色拿著電話,坐在不遠處的夢飛行眼利地察覺他出現問題,便一手拉著擦身而過的杜鋒,杜鋒瞅見夢飛行的視線放到旁邊,心中的疑惑隨目光投注。 接到醫院致電說外婆病危的消息,杜鋒及夢飛行二話不說陪同池映玥趕往醫院。 不見還好,見面後,與病人無直屬關係的二人覺得家屬的眼神給他們帶著巨大壓迫感,要不是虛弱的外婆朝他們招手,他們恐怕被家屬丟出病房外。 家屬繁衍是指這個意思吧! 夢飛行睒視三十多名親屬穿梭病床及走廊,他靠在護士站問著側邊的杜鋒:「你們認識多年,你知道他的家族嗎?」 「玥曾告訴我他母親家族顯赫龐大,好像是從商的,我這回是頭一趟看見甚麼是名媛望族。」 忽然,屬長輩級的家屬擠入房中,許久,家屬逐一走出,醫生和護士向親屬證明病人死亡及如何辦理領取遺體的手續,此時池映玥的二舅父吐出惡言。 「別忘記你姓池,不是姓利的。我媽是你的外婆,論輩份論族譜,你無資格插手我們利家的事,我媽設靈當日,你不需要出現,利家的一切你不需要管。」 「二舅父,人剛死不久,縱然再憎惡我也用不著現在說,過了頭七再說會死嗎?如你所說,我姓池不姓利,你們利家的一切與我無關。由始至終,我眼中只有照顧我多年的外婆,不是身為利家媳婦的外婆,即使前來拜祭都用不著得到你們批准。」池映玥的怨怒越過界線,反正利家早晚會撕破臉要求劃清界線,他成全他們的意願。 「各位,等到利老太太出殯後,有關老太太的遺囑及遺產分配事宜,我會再跟諸位聯絡。」外婆的專屬律師適時轉移話題。 利家一眾很快便失去蹤影,律師搖頭慨嘆利家子女涼薄,然後舉步到池映玥面前查問幾句便離去。 池映玥叫杜鋒先走,杜鋒瞟著夢飛行,後者輕微點頭,他便按照好友的意思回家。 走廊四下無人,池映玥放鬆繃緊的表情拉過夢飛行的手繞到腰部,夢飛行主動吻著前人,懷中人的激烈回應超出他想像。 纏綿過後,池映玥心平氣和地說:「行,我想上你!」 言簡意賅的說話使夢飛行徐緩嘆氣,「我是第一次,不要做太久。」 浴室內,池映玥的唇舌沿肌理遊走,從耳殼到胸膛,滑過小腹,最終到達夢飛行的分身,含著前端。首次為夢飛行口交的他,眼珠極力向上推,仰望呼吸不穩的人。 口腔與腸壁包裹的感覺不同,舌頭的挑逗頻頻衝擊他的理智,夢飛行雙手已插入池映玥的黑髮間亂抓,池映玥趁體液爆發前停下所有動作,處於頂峰的人因欲求不滿,低頭睥睨。 「何時學懂這玩法?」 「不記得了……」 快速吞吐,白濁射出,池映玥懷著賊笑強吻夢飛行,夢飛行被迫喝下濃烈的液體,腥膩在喉嚨縈迴,他止不住咳嗽。 「覺得自己的味道如何?」 溫水漱口後,夢飛行回答,「都是那樣……玥,你越來越不乖了,我們到床上去。」 夢飛行背對同學上身趴在床舖,池映玥用沾滿潤滑液的手指開發未經人士之地,半晌,抵住穴口的頂端撐開秘道,夢飛行倒抽口氣,他沒再前進。 等到夢飛行適應,他逐步推入,為的是不想弄痛身下人。撫摸敏感度高的大腿內側和硬挺,細吻汗濕的背,主導者嘗試分散夢飛行的注意力,好讓自己可以抽動利刃。 埋在幽徑的感覺刺激賁脹的慾望,陌生的快感充斥腦海,同學依照本能抓住夢飛行的腰身撞到深處。 疼痛使夢飛行把臉壓在枕頭,池映玥看不見他扭曲的臉,只憑聽覺猜測他的表情。 退出肉體把人翻過身,池映玥審視眼神飄忽不定的人,「我已經再沒有可以信賴的人,我現在只能永遠倚靠你,也只有你能給我永遠的倚靠……我到死也不會放開你。」 聽出話裏隱含的哀慟,夢飛行暫時忘記痛楚,扯起能令池映玥安心的笑容,「記著,你是我的人,同時我也是你的人。」 軀體緊密貼合,池映玥幾近掠奪的程度肆意抽插,痛楚引發的顫抖不斷擴大,可是勃起的快感又在每條神經漫延,夢飛行有生以來感到不知所措,最後他決定隨感覺而行。 速度加快,兩人先後發洩,池映玥故意吸吮已經半軟下來的赤紅,未回落的快感受到刺激,接近海豚聲的呻吟在臥室迴盪,夢飛行仰頭抓緊床單,直到池映玥坐直身子才放鬆全身。 「這個是你平常招待我的回禮。」池映玥輕啄乾涸的嘴唇。 「改天我會在你身上試驗。」今晚的他叫喊太多,聲音有點沙啞。 「也好!」伸手抱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池映玥語氣平穩續說,「今天本來不適合做這種事,可是當我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我不自覺想佔有你。」 「偶爾這樣也不錯,至少你會開心點。」 「既然你想讓我開心,我們再來一次。」 「你沒機會了……」彈指間,夢飛行反客為主,「給我休息時間是你最大錯誤!」 就如夢飛行所說,回復體力的他沒放過池映玥,更使池映玥累極癱軟在床,夢飛行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情抽身。 「玥,搬到這裏好嗎?以後,這裏就是我們的家。」 把撇開的頭顱稍移,池映玥綻放令夢飛行滿意的笑容。 「明天你和我到外婆家執拾行李。」 踏入睽違的房子,屋內的陳設跟他搬到宿舍前沒太大分別,替外婆清潔打掃的鐘點女傭為來人端出茶水,順便為池映玥整理需要帶走的物品。 「就只有這些?」夢飛行凝睇池映玥的私人物件只需兩個紙盒及一個大背包收好,他顯得意外。 「我的衣服向來不多,書和雜物寥寥無幾,佔不了你家多少位置。」 「但你佔滿了我的心!」他在等候升降機時,趁機吻著池映玥。 「油腔滑調!」池映玥臉上寫滿鄙夷。 夢飛行被他一說,立即擺出耍賴的模樣,池映玥翻了翻白眼,接著踹他一腳再踏入升降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