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二十四章(完)

出殯當天,利家上下沒有人阻止池映玥入內拜祭,但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利家竟然讓他瞻仰遺容,還有等候火化。 陪在他左右的夢飛行一直默默守候在旁,雖然池映玥情緒沒有太大波動,讓他放心不少,可他在意利家會突然找池映玥發洩,他不希望他孤身作戰。畢竟,池映玥主動告訴自己再沒有人可倚靠,他不站出來怎行? 吃過解慰酒,夢飛行不單迅速把池映玥帶回家,還一整天黏住他,池映玥明白同學的擔心,不過他的心情早已平伏。 「要是怕我心情不好,那你用身體來好好安慰我。」池映玥大臂搭在夢飛行肩膀。 「你要是尋求安慰的話,我很樂意把你綁吊在房中給你極大撫慰……不論心靈,或是肉體。」 「……偶爾這樣玩也可以,前題是別玩浣腸,太過刺激。」他紅著臉低喃。 夢飛行以為自己聽錯,半晌,他口齒不清答,「你能接受當然最好,不過我可能……我說是我可能捨不得。」 一星期後,池映玥接到律師的電話,他驚醒似的想起遺囑的事,同時,最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夢飛行也被安排出席,對於一個與死者沒有關係的人來說,和家屬同時出席在遺囑安排會上,感覺有點不合適。 若是一道仇恨的視線代表尖針,夢飛行敢說自己已成為一個針包,而且是一個被插得密不透風的針包。 幸好,律師準時到來,眾人的焦點轉移,夢飛行一下子感受到原來被人冷落也可以有良好感覺。 律師讀出一句又一句的遺言及分配事項,利家的臉色越來越灰暗難看,池映玥的眉快扭成一團,夢飛行表面平靜,心中的不安及疑問逐漸增加。 驚愕和訝異不足以形容夢飛行現時的心情……池映玥得到部份遺產對他來說再正常不過,可是自己也是遺產受益人才令他覺得離奇。 未幾,律師又交給他一封信及一個黑色盒子,種種事情使一切變得撲朔迷離。 夢飛行忘記了自己是怎樣回家,他只記得池映玥告訴自己再向馬路多走一步就會提早看到外婆。 此刻的他呆坐沙發,他打量黑盒半天也不敢打開它,因為他知道盒中是甚麼東西,所以他選擇先拆開信件細閱。 信中內容不多,若是以前的他,必定會覺得外婆的託付非常沉重,但經歷過後,他瞭解並明白如何珍惜一個人,因此外婆交託的事他不會感到煩厭。 鼓起勇氣打開盒子,兩枚銀色的指環並列中央,起初他懷疑指環的大小是否合適,接著他拉過坐在沙發另一端的人的手把指環套上,發現大小完全吻合,驀地他想起早陣子外婆不時握住他和池映玥的手,她應該在當時估量了他們無名指的尺寸。 「戒指這玩意別隨便戴上,後果嚴重!」池映玥脫下指環,放回原處。 「你外婆送的,她老人家說要我把戒指套在你手上。」 「你是心甘情願才好……」 盯著狡黠的笑容,夢飛行放下黑盒,伸手探進池映玥褲內,「在這裏送你一個環也不錯。」說罷,他撫弄軟弱的分身,池映玥出乎他意料之外沒有擋住他的攻勢。良久,他笑說:「喂,你在引誘我犯罪!」 「別推卸責任……」他的呼吸有點促。 「責任當然是用來推卸的,難道真的會笨得承擔責任?」夢飛行被池映玥扯脫衣服,隨後,池映玥主動提起雙手繞過他的脖子。 「你錯了,責任可以由雙方分擔。」 聽出弦外之音,夢飛行抱緊兩頰緋紅的愛人,「有事記得告訴我。」 「除了你,我還可以告訴誰?」 「你的朋友。」 「難道要我告訴他們我欲求不滿,要他們替我降火?」池映玥帶著調侃的語氣及頂著壞心眼的笑容詢問眼前人。 「我相信你會把你們嚇壞,況且這種需要體力勞動,又要用上一流技術的工作,應該只有我才勝任。」他邊說邊把池映玥壓在沙發,之後,不需多言…… 中秋前夕,夢飛行終於把猶豫了幾個月的想法告知池映玥。 「玥,我打算帶你到美國探望家人,順便告訴他們我倆的關係。」 「你肯定他們接受得了?」池映玥狐疑地打量旁邊的人,「我是無所謂,反正我決定玩一陣子才去找工作,你想去那邊玩多久都行。」 「他們接受與否其實我並不在意,我只是單純給他們一個通知,還有,我希望跟你在美國註冊。」 註冊?池映玥傻眼凝視夢飛行,片刻,他接著前話,「雖說我會答應你,但你不覺得太快了嗎?」 「因為我怕你反悔不要我。」 「神經病。」 時差這玩意絕對影響不了早就睡得日夜顛倒的二人,所以他們不像其他乘客一臉疲憊。 走出入境大堂,眼利的夢飛行已望到多年不見的弟弟朝自己揮手,他二話不說提著行李急步上前。 兄弟倆寒暄幾句,夢飛行便把池映玥介紹給弟弟,當弟弟知道池映玥的身份後,他的反應就是毫無反應。 一小時後,夢飛行戰戰兢兢坐著,池映玥一派悠然喝茶,間中臉上露出嘲笑他的表情,若是以前,兩人的反應剛好相反。 「沒想到你會坐立不安。」 「撇開用電郵通訊和視像對話,差不多相隔五年才與父母面對面談話,就是認識楊棹楓前的事,現在的我忽然覺得跟他們有點陌生。」 「無論感覺更陌生我們都是你的父母!五年來都沒來探親,我以為你死了。」下班進門不久的母親看見夢飛行後,喜歡捉弄兒子的她喋喋不休說著。「你再不來美國,我會認為自己患上妄想症,每個月對著一個出現我兒子身影的顯示器自言自語。」 「媽,你繼續努力杜撰吧!故事很差,重作!」夢飛行咧嘴而笑,母親也扯起嘴角,池映玥被愉快的氣氛感染,不自覺笑起來。 「你這次打算逗留多少天?我們好歹是主人家,別把你的朋友悶著,多帶他去觀光。」熱情的母親端出茶水和小吃。 「我會的……今次來美國的目的除了探望你們,還有想告訴你們我和玥要結婚。」 夢飛行的話霎時間令場面鴉雀無聲,在一旁本來看著報紙的父親拉下報紙向妻子使眼色,弟弟裝作甚麼也聽不到的神情玩著電玩,母親在丈夫身邊坐下,兩人一臉嚴肅睥睨兒子和他的愛人。 等了許久得不到回覆,夢飛行心中已有最壞打算,怎料…… 「有沒有預約註冊日期?還未的話要快點,因為要等好久!」父親表情認真問。 「在三天後……話說前頭,你們不意外嗎?」他倒是很意外! 「這個當然會,但你既然把人帶到這兒,即是說你只是形式上通知我們,縱然我們反對,你們仍舊會堅持你們的決定。」母親笑言。 「你說的對!」夢飛行滿意地點頭。「得到你們的認同,我會更加開心。」 「以後我多了半個兒子,賺到了!」她臉上的喜悅讓池映玥懸掛半空的心安定下來。 婚姻註冊處的大堂站著無數等候註冊的情侶,當中不少是同性戀者。 盯著一對又一對的有情人牽著手進出,兩人的心情並沒有他們預期般緊張。 宣誓、簽字、交換戒指,至於情深的一吻,他們因為尷尬而沒做。 註冊過程既快且順,轉眼二人已成為對方的終身伴侶,池映玥瞄著無名指上的指環,泛起似有還無的微笑,至於夢飛行,由此至終一直傻笑著。 每年十二月都是大學的畢業典禮,莘莘學子穿上屬於完成其中一個人生階段的衣袍拍照留念,池映玥等人也不例外,他們相約在學校某處等候。 銀色的戒指的閃光刺激了郭輝仁和杜鋒的眼瞳,他們對二人結婚之事只有一個回應……嚇得瞠目結舌;陳文桀則是望穿秋水的表情恭喜同學。 「真的結婚了?那麼快?」杜鋒眨了眨眼,顯現難以置信的模樣。 「我以為桀在說笑,想不到你們壞了……」郭輝仁雙眉有節奏地跳動。 「你們別在我們面前展示你們的幸福,情侶統統去死吧……」話未說完,陳文桀已被眾女生圍剿,他淒厲的慘叫聲沒有換來其他人的同情,只換來幸災樂禍的笑聲,陳文桀隨即吶喊,「你們這群如狼似虎的暴力女,你們別想可以出嫁!」 好吧!得罪女人可大可小…… 意識到這點的男生悄悄離開,丟下可憐的陳文桀去拍畢業照。 池映玥和夢飛行的關係早已在同學間流傳,所以他們都不諱言叮囑二人牽手合照留念,更祝福他們白頭到老。 照片中,可以清晰瞧出兩人手中的戒指,夢飛行把照片暫時作為電腦桌布,池映玥沒有反對。 他,家中的背景,父母的一切,自己的往昔,是他埋藏心底的秘密。惟獨他,能讓他敞開心扉,透露舊事。一味承受,只會踩入失落的泥沼,他從夢飛行身上學懂反抗及堅持。 他,糜爛的過去,變態的癖好,奇特的性格,是他必須保守的秘密。僅是他,致使他毫無保留,訴說所有。一味怨怒,只會掉進憤恨的深淵,他從池映玥身上學慬釋懷及寬恕。 二人相逢,秘密已不再是屬於個人的財產,沉重的秘密成為對方必須守護的條件。 秘密,本該就沒人知道,與事情相關的人會清楚內容。 秘密,不一定沒人知曉,他們的事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全文完- ============ 呼……終於完了,結尾有些倉卒,因為我近來很累,睡不夠 這文寫了六年多,中途隔了三年才再寫 所以真正在寫是三年時間,對我來說已經很快 其實我是很喜歡夢飛行這個角色 總之,我要努力填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