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三章

坐到走廊長椅等候的秦若書在不知不覺中睡著,醒來時,身上多了件不屬於自己的衣物,他不用猜想也知道是誰,所以提起外衣走入病房,打算歸還外衣,可惜衣服的主人不在房中,只見低頭看書的程渃舒。 抬頭盯向兒子,她放下書本輕拍床沿,秦若書乖乖坐下。 「人呢?不是陪著你嗎?」 「早就走了,他明天再來……書,與爸爸見面的感覺如何?」 「沒甚麼特別,我從來沒有期待過。」這是他的真心話,在他眼中,爸爸只是一個字詞。 知道兒子其實未能接受突然出現的親人,她不急於要求兒子承認秦樂榆的存在,「榆是個很溫柔的人,將來你會明白。」 「我倒不覺得,先不說負不負責任,他是好人的話就不會令你未婚生子,受人白眼。」 「呵呵……」他的兒子有時很可愛,很單純。 不明白母親為何掩嘴笑著,秦若書顯得尷尬,「有甚麼好笑?」 「你真的認為我受到白眼?」 「不是嗎?」他沒好氣地反問。 「你知道我有的是心臟病,也知道我身體向來不好,」見兒子搗頭如蒜,她徐緩輕嘆,「在我父母眼中,我能活到現在,而且能誕下你這個傻孩子,其實他們很高興,因為他們未曾想過我可以有完滿的一生,可以親手抱我的子女。 從我出生的一天起,由於先天不足,我早已被判死刑。他們認為我活不過二十歲,所以他們對我呵護備至。可他們的好,令我感到厭煩,我不想活在被規劃的人生中,於是我狠下決心轉校,他們在無可奈何下答應。 後來他們派人監視我的舉動,我氣得不想回家。之後選擇當上溫習小組一員,為的是可以令自己晚一點回去,然後輾轉認識了榆。」 厭煩?不想回家?秦若書有點傻眼,「原來媽媽也有反叛的時候!」 程渃舒敲了愛子額頭一記繼續說:「別說我能結婚生子,我的身體可以支撐到大學畢業,對大家來說已是賺到。」 「媽,我不想知道你的情史,你現在趕快休息,準備明天出院。」他沒興趣知道一切,他只想母親健康快樂。 「嫌我多說話嗎?不說便不說,你記得明天早點過來。」 敷衍地應了聲離開獨立病房,秦若書回想著父親的臉…… 根本記不起來! 然而,他記得他那一瞬即逝的淺笑。 平常有賴床習慣的秦若書在鬧鐘響起的剎那一下子坐起來,為了不想被母親嘮叨,他比預定時間還要來的早。 提早出現的他終歸不及一心一意與愛妻重逄的秦樂榆早來,他帶著納悶神情坐在病房中的沙發,被迫看著恩愛的畫面。 十五分鐘後,主診醫生打破溫馨的場面,秦若書暗地裏鬆口氣。 用心聆聽醫生的講解,三人一臉似懂非懂,不久,秦若書為母親收拾物品,秦樂榆用輪椅推著程渃舒走出冷清的醫院。 甫出醫院大門,一輛銀色的車子剛好停在三人面前,秦樂榆用疑惑的目光打量正在下車的司機。 「抱歉晚了告訴你們,外公希望我把你們帶回家一趟。」秦若書把行李丟到車內道。 「爸爸終於願意見你……」她抬頭回望愛人。 「他不原諒我也不要緊,但我有話要告訴他。」秦樂榆眼裏閃過一絲決心。 正午時分,汽車在程家大宅內的林蔭大道行駛,這是秦樂榆首次踏入程家,也是到現在才知道程家究竟有多富有。 在宅門前,已有僕人等候,車子停下片刻,僕人上前為車裏人取出行李,秦若書頭也不回往屋內走,僕人帶領推著小姐的秦樂榆到大廳,拜會程家的主人。 「媽,我回來了!」程渃舒從輪椅撐起,秦樂榆小心翼翼扶著她往程夫人身旁坐下。 「今天氣色不錯,要好好保持著。」她拉過女兒雙手,臉上寫滿關懷。 「程先生、程夫人,我……」 不等秦樂榆把話說完,程老爺祥和道:「甚麼事都等吃完午飯再說。」 所謂恭敬不如從命,秦樂榆機械式點頭,接著和程夫人扶著程渃舒到飯桌,而秦若書則不客氣地率先坐下。 席間,程老爺詢問愛女出院後的打算,程渃舒預計自己的計劃被父親拒絕,不過她依然照實道出心中所想,她希望帶著兒子搬到秦樂榆家中同住。 須臾,果然不出她所料,她碰得鼻子都是灰,頃刻,程老爺還是作出讓步。 讓程渃舒搬走是不可能的事,即使秦樂榆辭職陪在女兒身旁,也未必代表他可以照顧隨時倒下的病人,但他們准許秦樂榆搬進程家,可這次卻是秦樂榆不肯;第一是他的自尊心不容許自己寄居丈人家裏,其次是他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最後是這裏不屬於他和程渃舒的家。 「既然不願意我也不會強逼你,你可以選擇回來吃晚飯。」程老爺淡淡說。 「好,我一定回來!」長輩的話使他喜出望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