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L)桃花源--第一章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這種天氣使汪海洋的心情豁然開朗,再加上她正在趕去別人的喜宴,感覺可謂出奇地好。 今趟宴會她是抽空出席,由於出外工作,她一年沒多少時間是空出來,即使像現在可以騰空日子閒遊各處,其實她比較希望在床上度日,反正她就是懶,總之她想在家中過日子。 一葉輕舟沿海岸搖曳,穿著素色衣服的汪海洋躺在船中哼著小曲,她的三姨在船尾為她划船。 「玄鷹派幫主娶媳婦,你不覺得這身服飾出席飲宴過於單調?」三姨有點看不過眼,「進城後買一套新的衣服!」 懶洋洋地睨了眼,汪海洋用怨歎的聲線道,「又不是你穿,更不是你娶媳婦,再說我帶著賀禮出席已給他們面子,若不是爹娘煩了我整天,我也不會收下請帖,我可是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出席。要知道我跟他們那些綠林人士素來沒有交往,有交往的都知道我向來行事低調,況且我的命很值錢,隨隨便便出現又被抓住怎行?」 「那要三姨帶著一票人來接你嗎?親愛的小洋!」貼近無人的渡頭時,三姨隨口詢問。 「不用了,我歸期未定,反而你有甚麼東西希望我買回去?」 「你隔壁何大媽的女兒下個月出嫁,看看有甚麼合適的東西送她女兒。」 「出嫁?那麼快?」她坐起回頭用驚訝的表情望向三姨。 「快?人家閨女快十七了,你呢?二十有一耶,你打算就這樣下去,孤獨終老?雖然你爹娘嘴說不介意,但他們等得快瘋了。」 是你等瘋,爹娘才不想我出嫁! 對於三姨的嘮叨,汪海洋開始後悔為甚麼自己要反問愚蠢的問題,望見汪海洋有翻白眼的跡象,三姨唸的更加厲害。 「何大媽早在冬至前已經告訴女兒出嫁,是你終年不在家,回家後又賴在床上,一副不問世事的模樣,當然甚麼都不知,你呀!要多學我保持鄰里關係……」 「不了,三姨,這些瑣事留給你們長輩去做!我生活已經很艱難,別要我花時間做些麻煩事,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有多繁重。」 平時已被一群吵過不停的人衝擊聽覺,回家後又要她去串門子? 饒了她吧!難道真的想她早登極樂? 「我不說了,你快走吧!我不想耽誤你的行程。」 已經耽誤很多了!真虧你能說得出……汪海洋心裏咕嚕著跳到岸邊。 「好,我走了,你也快回去,免得惹來麻煩。」 「惹麻煩的是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窮民,無人會打我的主意!」 汪海洋隨即冷哼一聲,三姨見狀便用手上的划槳揮向她,幸好她身手敏捷閃開,否則,被打中的位置會痛上幾天。 眼見完成送人的任務,三姨頭也不回離去,畢竟這個時期的治安不太好,逗留在不熟識的環境太久始終對自己不利。 順著小路上的記號穿過繁茂的森林,在太陽攀上中天之時,汪海洋正好從山腰遠眺她的目的地,當她煩惱自己能否在日落前進城時,一輛馬車剛好駛過,好心的馬車主人更把她送到縣城中。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顛簸,汪海洋帶著想吐的樣子下車,謝過恩人,她抬頭掃視寫著「玄鷹派」的牌子和亮紅的裝飾,並從行李找出請帖,然後跨越門檻走進人群中。 院內人山人海,接待來賓的兩名弟子見陌生女子不斷環顧四周,便上前招呼。 「歡迎閣下來臨,不知如何稱呼?」把手上的請帖和禮物朝小弟遞上,其中一名小弟打開請帖細閱,接住面有驚愕的望向旁邊的同門,同門看到名字後又是同樣表情,汪海洋見狀笑道。 「煩請兩位帶路,小女子第一次到來,而且我喜歡低調,希望兩位轉告貴幫主。」 二人不自然地點頭,接著帶領汪海洋到達主堂前。 招呼江湖好友的幫主見弟子誠惶誠恐到來,又有一打扮樸實的女子緊隨其後,而女子清麗的容貌他未曾看過,他意識到來人不簡單。 「多謝賞面蒞臨小兒新婚喜宴,假若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幫主見笑了,我招呼自己就行!」汪海洋打量幫主,更盯著弟子在他耳際低喃。 聽見弟子的匯報,幫主咯咯大笑,「想不到海芙蓉真的前來,真是本幫派的榮幸!」 海芙蓉,是江湖中人依照汪海洋的外貌所改的稱號。人基本上整年都在波濤中活動,長相又恰如出水芙蓉,因此拼湊出如此爾雅的外號。 不久,這個名稱一傳十、十傳百,最終傳到她耳裏,她不討厭這個代號,有時她只需搬出稱號就可以作為介紹,省卻不少麻煩,所以外號對她來說何樂而不為。 賓客得知傳聞中的海芙蓉出現,本來嘈雜的環境一下子安靜下來,眾人的注意力統統投到汪海洋身上,汪海洋明白他們的好奇心,可是他們的眼神確實令她感到極不自在。 「難得幫主看得起我這個聲名狼藉的女子,更邀請我出席貴府喜宴,我才是榮幸的一個。」她搬出買賣交易時的客套用語。 「汪姑娘你別說笑,你怎會聲名狼藉?連朝廷也要忌你三分,我們綠林義士也要你相助,你的地位無人可以動搖!」他實話實說。 如非交易,她絕不會滔滔不絕說過不停,因為嘴巴活動太多可會累,所以現在的汪海洋沒有接話一直陪笑,等著幫主的安排。 不過,幫主似乎沒有停止的打算。 「令尊令堂安好嗎?當年得令尊幫忙,內人又得令堂照顧,我們不勝感恩!」 「高堂健在,多謝關心!」 他們好得很!好得三不五時便吵起來,四天前才因一件小事扭作一團,她的兄弟費了很大功夫分開二人。 見來賓不願多說,幫主終於醒悟讓汪海洋遠離人群,汪海洋說了幾句祝賀說話便在大宅內自我流放。 可惜賓客實在太多,無論汪海洋逃往哪裏,身邊總是有幾個人,在無可奈何下,她選擇爬上屋頂,找個比較安靜及陰涼的位置躺下。 白雲於藍天飄浮,冬末的太陽使人眷戀,適中的溫度令汪海洋有昏昏欲睡的感覺,就在她準備閉眼之際,一把女性的聲音使她清醒過來。 「咦?我以為只有我會躲到這兒……」女子借助旁邊的樹幹跳到屋頂。 「因為這裏是惟一的淨土,如果你的想法跟我一樣的話。」她維持原來的姿勢道。 女子點頭,笑說:「當地上沒有空間,只能退而求其次。對了,未請教姑娘是哪個門派?我叫馬騫騥,是個做買賣的人。」 做買賣?那麼巧? 「汪海洋是我的名字,我也是做買賣,今次前來只因接到幫主送我邀請函而出席。」 「那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海芙蓉?幫主竟然能把你請來,他的運氣真好呢!」 「連你也知道我的外號,我想應該沒有人不知道我的事跡。」她顯得頭痛。 「怎會不知?難道你沒聽說江湖上有三個女人不可得罪?分別是地下風夜叉,海中海芙蓉,天上妙空蝶。」 抱歉,她就是不知曉,不行嗎?甚麼天上地下,又不是打著名號就能混飯吃,與其倚靠這些名字,倒不如努力一點去幹活! 她無意去探究江湖傳聞的真偽及多少,她在意的就只有無盡金銀財寶。 「我生性善良,為人隨和,為甚麼我不可以得罪?」 「呵呵,你是否像傳聞中一樣,應該只有你本人才知道!」馬騫騥語調落下的一刻,大宅傳來邀請賓客上座的叫聲,「哎呀,要下去了。汪姑娘,後會有期。」她朝汪海洋打著她先走的手勢後,便瞬間消失。 汪海洋深信眼前看似楚楚可憐及弱不禁風的女子並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至少穿著得體的她加上身上的累贅,她依然可以輕鬆地從屋簷一躍而下,看來她並非如她所說是個普通的買賣商人。 算吧!在休息的日子她不想太動腦筋,吃飽後便找個機會溜走,她沒有閒情逸緻與其他人對話。 回想馬騫騥的話,汪海洋無奈苦笑,她有現今的地位和實力,多少拜她爹娘所賜。 她老爹汪湛洲,阿娘湯沛汶,二人生於一條以捕漁為主的村莊,可這條小村莊裏,差不多每戶人家中總有一人當海盜。 朝廷固然知道他們的存在,然而,朝廷內部明爭暗鬥,無暇理會城牆外的世界。久而久之,海盜勢力壯大,直到朝廷意識到事態嚴重時已經束手無策,朝廷曾經派人圍剿他們的村落,結果慘不忍睹,自此,他們惟有放手不管。 不論是汪海洋的爺爺還是外公,他們都是海盜家族,因為他們的背景,一個巧合,她爹娘在海上認識。 其後,事情發展成現在的境況,恩愛的夫妻每到淡季都會賦閒在家,只要二人觀點稍有不同,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最恐怖的是每天總會上演幾回激烈戲碼,眾人雖說習慣,但不阻止的話真的會打得頭破血流,所以汪海洋的家人懂得在何時跑出來化解充滿火藥味的場片。 衝突過後,夫妻倆如膠似漆,溫馨的景象與之前的爭吵的落差,往往激得汪海洋吐一口老血。 以她的名字為例,二叔告訴她爹娘為了幫她起名字,足足吵了二天,更大打出手。後來,經過兩家的長輩斡旋,夫妻各自提出一個字作名字,可是因為先後次序他們再次打起來,直到汪湛洲讓步為止,事情得以告一段落,之後她這個既男性化又配合她身份的名字誕生了。 雖則長輩說她青出於藍,其實爹娘比她還要厲害,他們不單改了洋名,還精通六國語言,至於她呢?仍有進步的空間。 明朝,實施了海禁的年代,同樣是海盜橫行的時代。所謂從海路經商的商人,其真正身份都是惡名昭彰的海盜,他們全都視乎利益及目的而改變身份。 汪海洋,隆泰號的主人,她不僅擁有一支比朝廷龐大的船隊,更是東方海域的女主。 ============ 我在自掘墳墓…… 明明要做功課,怎會打起字來? 明明要上班,為何有開坑念頭? 好,說說新文…… 這個嘛,大概是百合星人混戰,誰配誰,沒特定~~ 至於角色方面…… 所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攻即使守,守即是攻 只要有愛就沒問題了,對吧! 呵呵,希望大家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