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虐暴君--第五章

不論奴隸如何侵犯自己,雪華仍然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四處張望,淡漠的眼神猶如訴說自己身處無聊的遊戲當中。 儘管闇月和魅影帶著肆虐心情把體液宣洩在主人體內,甚至對他拳打腳踢,謾罵侮辱,雪華沒哼半句,就連正常人下意識抬手擋住攻擊,保護自己的動作也沒有,任由他們在自己身上留下傷痕。 直到二人無計可施又體力下降時,緋夜微笑著說。 「終於見識到所謂身心分離,雪華,以你的忍耐力可以維持多久?」 當人不想面對眼前一切,便會選擇無視或逃避,雪華是前者,他令自己成為一件木頭。 「主人,這樣可不行!」魅影把趴在冷地的雪華翻過身,摑了他幾下耳光,「甚麼反應都沒有,你這樣令我們很無趣。」 「要是那麼容易搞定就不是人人懼怕的暴君,更不是我們美麗的主人……難度越高,征服起來越有滿足感。」用手指抹去雪華嘴角滲出的出水,闇月站起朝他腰部狠踹,直到白皙的肌膚變得通紅為止。 「說夠、打完了嗎?」 雪華虛弱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三人凝視以為已經進入無我境界的雪華,被虐者見三人毫無反應,他艱辛地從地下撐起遍佈傷痕的軀殼,滿步跚躝走到鏡房的一角,那是一間用玻璃搭建的浴室。 小心翼翼坐到浴缸,溫水自動噴灑在雪華身上,他費了好大力氣移動下半身,把不屬於自己的部分清理乾淨。 此時,緋夜開啟玻璃門,強行拉起早已無力抵抗的雪華。 「別碰我!」他向橫打開捉住自己的手,緋夜只感到有一隻軟綿綿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抓。 「我硬要碰的話,你能怎樣?」緋夜一邊用手攬著主人腰際,一邊拖住他往外走。 「我……」 眺望緋夜走了幾步便佇足,閒著的二人立即上前看過究竟,緋夜低頭盯看因體力透支而昏倒在他胸前的暴君,魅影失笑瞄向旁邊的闇月,闇月伸手接過不會在短時間甦醒的人。 「看來他會睡很久……」抱著雪華回到房間中央,闇月無奈道出眾人已知的事實。 「畢竟他是個嬌生慣養的少爺,他能支撐到遊戲結束才倒下,可說是超乎我想像,我們要想辦法不要讓他輕易昏倒。」 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雪華無從稽考,他只知腰側的疼痛減去他大半活動能力。狼狽地爬到鏡前,他於鏡子查看瘀傷的位置,傷處比他想像中大,臉頰有些小傷口,額頭也是……他在不知不覺間透過明鏡盯著自己的臉面。 自動門「嗖」聲移開,雪華從鏡中瞥見緋夜和闇月進來,緋夜一如以往捧住食物,闇月手中則拿著白色的衣物。眼利的闇月發現雪華的目光放到鏡裏,他蹲在雪華身後,把玩白色的秀髮。 「終於可以看著自己的樣子!」 「嗯……」他稍微點頭。 料想不到雪華回應,闇月倏地怔住,未幾,他扯開雪華的右臂,細看自己的傑作。用力按下瘀青的皮膚,闇月觀察雪華的反應,下一秒,映入他眼眸的是主人輕皺眉頭的表情。 「忍著點……」他揉搓瘀血積聚的地方。 雪華不明白闇月的舉動代表甚麼,但他看得出奴隸並不是為了要他受苦,所以他側躺在闇月懷中,安靜地讓他處理自己的傷處。 疼痛,令雪華全身冒汗,臉頰略紅,闇月低頭睨著誘人的姿色,慢慢被鮮艷的唇瓣吸引過去。雪華的本能使他輕推闇月,奴隸的舉動也出乎他預料竟然就此打住,還用帶來的外袍蓋到他肩上。 「我們想過了,當你的奴隸時,我們有衣服可穿,所以我們替你準備衣物。」 「真不知道該說你們笨還是好心?」 「我們不像你,你可以身為主人而失去心性,我們卻不會作為奴隸而埋沒良知。」緋夜把麵包逐少撕下,送入雪華口裏。 在緋夜餵食同時,無聊透頂的闇月為主人編著長髮,場景和平得很,可雪華心想這是暴風雨的前夕。 良久,魅影哼著小曲出現,他喜孜孜地取出藏在外套衣袋的小瓶。 「你看看我找到甚麼?」 不想猜測的同伴先後搖頭,魅影失望地直接說出答案。 「這是無色無味的催情藥,我千辛萬苦打開地下室的門拿來的,打算給我們的主人品嚐一下。」 「別做無謂的事,也不要強迫我喝!」他斜睒闖入地下室的奴隸。 「哦?給我一個理由!」 「我從未在奴隸身上用過任何過藥,包括你們。」 「真的嗎?」魅影裝出訝異的表情。 「這是我的原則,況且藥等同毒,只會讓人更容易步向死亡。」 三人互使眼色,闇月用力按下稍微掙扎的主人,緋夜及魅影用盡所有力氣分開緊閉的紅唇,把半瓶藥灌進雪華口中。 液體沿喉嚨直達胃部,雪華合上眼睛,雙手捂著嘴巴,忍著因胃裏翻騰而作嘔的聲音。 不一會,他額上冒出細小的汗珠,奴隸們冷眼旁觀,等待雪華被藥物控制的一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