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009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四章

十六年後的再會,對不敢奢望的程渃舒來說已經心滿意足,可秦樂榆並不是這樣認為,因為他覺得自己欠她一個名份,一個十六年前本應可以給予的身份。 第四次回程家時,秦樂榆告訴程渃舒他的想法,程渃舒嘴巴張了半天,雙目瞠的老大,他以為自己說錯甚麼。 「我現在的樣子不可能拍出美麗的照片!」她雙手按住微紅的面頰,一副少女羞澀的模樣。 他斜睨可愛的另一半,失笑道:「就為了這點小事?」 「怎會是小事!一生人只有一次耶,難道你想舉行幾次婚禮?」她捏著秦樂榆的臉蛋。 「除非你願意嫁我無數次,否則,屬於我的婚禮只有一次。」 坐在床沿的秦樂榆深情款款向程渃舒訴說一切,秦若書一直在房外聽著臥室內的對話,他無意去偷聽,只是他必須經過母親房間大門才能下樓,所以他不自覺佇足門外。 本來,秦若書十分介意秦樂榆出現在程家,但因母親的關係,他惟有忍下來,由於不想看到秦樂榆,最折衷的做法是晚飯時才出現,其餘時間他把自己關在房中。 「爸、媽,我們打算辦個小型婚禮,我希望程家上下可以出席。」用餐時,程渃舒裝作若無其事說。 程家二老聽後動作略微放慢,良久,程老太首先回應。「你們已經安排好了嗎?」 「還沒,我們想告知你們,然後再選日子及地點。」秦樂榆帶著不安偷瞄程老爺的反應。 「只有我們程家的話就好辦。」程老爺邊點頭邊幻想女兒出嫁時的模樣。 秦若書默不作聲聆聽有關婚禮的話題,縱使外公掛著罕有的笑容討論,外婆笑得雙眼瞇成一條線,他完全感受不到桌上令人愉快的氣氛。 父母正式結為夫婦他並不反對,反正他們早已認定對方,現在只不過是型式上的婚禮,算是還二人一個心願。 可這個話題和活動,他不想參與,即使他是二人的兒子,也不代表他樂在其中。 「這禮服好看嗎?」身體有些好轉的程渃舒在店舖內團團轉,秦樂榆不時提醒她小心身體。 「媽,你穿甚麼都好看,而且你問我也不會有答案。」 「給點意見不行嗎?」她透過前鏡瞥視兒子的臉面。 「男人對款式和顏色的觸覺不及女人好……」他隨便挑了幾件禮服交給母親,「我看得上的就只有這幾件,你試試看。」 「真不愧是我的寶貝兒子,眼光不錯!」程渃舒滿意兒子的選擇。 「你喜歡就好。」秦若書沒好氣地瞧了眼便坐到一旁,秦樂榆也開始挑選自己的禮服。 百無聊賴的少年以四周陳設解悶,他不自覺放眼於秦樂榆的背影,一抹有些單薄受沉重的身影。 秦樂榆身高雖有一七四公分,但與同齡的人相比卻偏瘦,根本就是營養不良…… 腰身不單纖細,皮膚和程渃舒一樣白滑,秦若書幻想要是用力抱著他的話,會不會把他的腰折斷? 若是把他摟在懷中,究竟是甚麼感覺? 他的力氣會比自己大嗎? 總之,他很想試一次…… 「今天好歹是我的婚禮,你別擺出臭臉!」正坐著化妝的程渃舒嘟著小嘴。 有時,母親孩子氣的時候可是令人沒轍,他頓時就像一朵缺水的小花低下頭來。 「好好,我今天多笑一點!」 他用兩指撐起嘴角兩端,假裝微笑,不需半分鐘,程渃舒用上她的得意絕技,狠狠敲打兒子的頭顱,秦若書痛得呱呱大叫。 「活該!」她朝兒子扮鬼臉。 「媽,你年紀不少了,別做出不合乎你年齡的動作。」 「哼,你再吵我再打!」 「真懷疑你平常優雅恬靜的外表是不是裝出來?」 「你認為呢?」程渃舒懷著賊笑搥打佇足在旁的兒子。 母子吵鬧的場面引起程老太的注意,程老太理所當然站在愛女的一方教訓乳臭未乾的少年,秦若書只能默默承受女人們的攻擊。 由於二人辦的婚禮不大,連同程家的親屬不到三十人,因此眾人在教堂內等待婚禮的主角。 樂聲響起,新人進場,因為身份關係被迫站在最前排的秦若書,帶著似有還無的淺笑凝望臉上寫滿幸福的程渃舒,他發現母親的表情可以收放自如,不過那愛玩的個性始終沒變。 畢竟,母親才三十多歲,正值人生的黃金階段,像有計畫般結婚生子,擁有美滿家庭,可惜,先天疾病成了人生污點。 不論結果怎樣,秦若書決定為她送上無限祝福。 簡單的儀式過後,親友急不及待圍住主角道賀,遠眺父母燦爛的笑容,長輩喜笑顏開的表情,秦若書心中倏忽感到釋然,他替母親可以在有生之年完成婚禮而欣慰,也感謝長輩承認父母的婚事。 那邊廂,眾人興高采烈地拉著新人拍照;這邊廂,站在樹下的秦若書驀地覺得自己是多餘的存在。 假如自己沒有誕生該多好! 那他就不會看著父母重聚,不會因母親而勉強自己,也不會因秦樂榆出現而打亂平凡的生活與心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