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虐暴君--第六章

呼吸略促,體溫漸升,瞳孔放大,受藥物影響的雪華感到眼前一遍花白,耳朵嗡嗡作響,雖然仍有思考能力,但礙於身體狀況他無可作為。 讎眱目光呆滯的主人,奴隸抓住他的衣領在地上拖行,直到他們進入專用密室,魅影狠狠把他丟在一旁。 無數調教及懲罰用的房間遍佈宮殿每個角落,現在,雪華身處在拷問室。各式各樣的刑具掛滿房中,雪華被三人強行架到用作拷問的特製金屬椅,接著他們嫻熟地把器具套在主人身上。 與其說是椅子,倒不如說是像椅子的金屬架,椅子沒有靠背,座板底部有一根金屬棒連接兩旁椅腳,使座椅像蹺蹺板的樣子;座板中央裝有長約八公分,直徑約三公分,表面佈滿顆粒的鐵棒,目的是把被罰者固定在座板。 至於椅子的把手,不單設有鎖住手腕的扣子,更有把手指緊縛在把手鐵板上的麻繩。椅子上方有一條套住脖子的長繩,當受制的人向前或後倒下時,繩圈會勒緊頸部,逼使快要失去意識人清醒;同時活動座板上插入身體的棒子,可令倒下的人因疼痛而坐直身軀。 棒子硬生生進入直腸的剎那,雪華發出夾雜著痛楚與快感的悶哼,正在用皮帶綁縛主人雙腳的闇月立時在雪華根部套上拘束環,緋夜壞心眼地摟著主人纖腰上下抽動,顆粒和肉壁互相磨擦,被虐者咬緊牙關忍痛,汗水不斷從身上冒出,沾濕了緋夜的衣服。 看著雪華開始失神,闇月示意緋夜放開主人,魅影隨即揮動手上的皮鞭,白璧無瑕的背部瞬間佈滿赤紅裂痕,雪華微微低頭閉目,雙眉緊繃,承受著奴隸施予的虐待。 背部的鞭打停下不到一秒,貼在皮膚的脈衝貼刺激著敏感位置,使雪華乳尖及分身先後挺立,而且催情藥的關係,他不自覺張口,舌頭稍微伸出。 首次盯見主人煽情的模樣,三人感到口乾舌燥,緋夜率先壓著他的唇,舌頭在口腔內遊走幾轉,最終,雙舌交纏。 丟棄凶器,魅影從後抱著雪華,左手撫弄主人充血的性器,右手解開拘束環,雪華的身體開始抖動。此時,闇月故意把電擊調到最大,同伴有默契地改變挑逗方式,令暴君臣服在他們手中。 可惜,無論如何進攻,雪華依舊維持著先前的態度及表情,縱然白液釋放,他也沒哼半句。 「竟然可以忍住不作聲,真想知道有甚麼方法可以逼使你淫蕩地叫著?」緋夜一臉認真詢問。 「除非我願意配合,否則到我死的時候,你們也別指望聽到。」他回復平常冷淡的樣子。 氣得牙癢癢的魅影把全是精水的手指塞入雪華口中,雪華把他的手指吸吮乾淨。 「這下你該滿意了吧!」雪華滿不在乎道。 他訝異地瞟向主人,不解地問:「雪華,你真的沒有底線?」 雪華帶著苦笑回,「那個……早就消失了。」 增加被虐者的痛苦是施虐的目的,因此,虐待目標的刑具可以非常講究。 闇月按下牆壁的按鈕,牆上其中一道小門打開並送出一個手提金屬盒,他把盒子放在附近的桌子,另外二人探頭研究。 「這些長短粗幼不一的針你懂得怎樣使用?」魅影掃視百多支的鋼針。 「我看過,不過忘了……現在我來實習一次,順便回想一下。」闇月取出最幼的針,扎在雪華胸前的果實。 幼針的刺激不算大,雪華瞪了眼便閉上眼睛,奴隸見主人毫無反應,便改用比先前粗一點的針,又把針尖浸泡在催情藥裏,確保針上沾有藥水才使用。 左胸的粉頭及旁邊成了朱紅的針包,十數支長針穩固在胸前,催情藥隨傷口滲入體內,雪華感到神經麻痺多於疼痛。不久,右胸是左胸的翻版,更漫延到半挺的玉莖。 「上半身你還能忍,那下半身呢?」緋夜用針的尾部來回刮著敏感的男根,俄頃,刺進頂端的皮肉中。 雪華眉頭挑起,整個身體明顯繃緊,闇月從盒中拿起如縫紉針大小的尖針,二話不說插入無名指的指甲縫,還特意轉動長針,逼使倔強的主人哀求他們。 即使左右手交替,甚至腳趾頭也不放過,吃痛的聲音也不曾出現,雪華忍痛的本領讓奴隸輸得心悅誠服。既然生殖器早已扎滿銀針仍絲毫未動,三人決定選擇另一種刑具。 冷眼眄睨奴隸在針的末端接上電源,雪華心想自己應該熬不過去。 電流越大,身體的震盪幅度也加大,雪華痛得張著嘴巴,卻沒有傳出悽厲的慘叫。 料想不到雪華有著驚人的忍耐力,奴隸惟有暫時停止虐待,畢竟再這樣下去真的會把人虐待至死。 「不由得說你是個厲害的主人……」拆除傷害雪華的凶器,闇月嘆道。 所有束縛解開,雪華憑意志令自己筆直地坐著,緋夜撫摸受傷的前端,不一會,含著脹大的肉柱吞吐。繼續參與遊戲的闇月用舌頭在殷紅的寶石打轉,魅影則舔舐另一邊的果實。 雪華呼吸開始紊亂,在上方二人拉過他手臂搭上肩膀,下方的人一手捋動,一手攬過主人的腰身以防他向後倒下。 腥膩的氣息在空間中飄散,雪華感到一陣暈眩,奴隸徐徐接住了他的身體。 昏倒前,雪華因情慾而噙淚的眼眸,再度擄獲三人的心。 ============ 我究竟在做甚麼?? 不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