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五章

星期六,沒有早起習慣的秦若書在八時已經起來,正確來說,你是被人嚇醒的,因為有人看著他睡覺。 婚後的第一個星期六,秦樂榆如往常一樣七時已到程家,用過早餐,程渃舒告訴他,她想他們三口子到海邊一趟,所以她拉著他的手到兒子的房間,打算把兒子強行弄醒。 秦樂榆沒有反對,反倒是覺得秦若書有點可憐,按照平常人的習慣,不需上學上班的人,都希望可以多睡一點。因此,程渃舒今次亂來的程度,令他哭笑不得。 悄悄坐在床沿,程渃舒盯著兒子的睡顏。片刻,秦若書轉身,倏忽感到床舖傾斜,他霍地張眼,只見母親朝自己賊笑,秦樂榆坐在他的旋轉椅,尷尬地扯起嘴角。 瞌睡蟲甚麼的統統嚇跑,秦若書臉上充滿戒備,程渃舒沒有理會兒子,逕自說出她的計劃。 聽著母親的安排,他還能拒絕嗎?秦若書好不願意從床上爬起,陪著氣息不錯的母親到海邊一遊。 由於時間仍早,即使是盛夏,海邊的遊人依然不算多。程渃舒一邊踏著沙子,一邊踼著海水行走,父子倆跟在她後面,沒有對話。 走累了,三人坐在沙灘旁邊的涼亭,觀賞洶湧的浪濤。 為了可以退出無聲的環境,秦若書以買飲料為名,暫時離開。 「渃舒,別勉強自己。」秦樂榆淡淡道。 「你指的是甚麼?」她笑問。 「你該注意身體,不要做些無聊的舉動,去逼迫兒子接受我。」 「我知道他不喜歡你,也看得出你們極力裝出融洽的樣子,希望我好過一點。可是在生命倒數的時候,我想盡我所能改善你們的關係,哪怕只有丁點,我已經心滿意足。」 「我們好不容易才一起……你不會輕易離開我們,對嗎?」他的聲音隱含悲慟。 「榆,接受現實吧!我身體的狀況,就只有自己最清楚,能可以活多久,我心中有數。」 「要是你知道狀況,為甚麼不好好休養?」 「當你知道自己藥石罔效,命不久已,你會選擇坐以待斃,抑或勇往直前?」 秦樂榆沉默下來,程渃舒見他不回應,便沒再說話。 小賣部和涼亭的距離不遠,來回只需三分鐘腳程,秦若書早已買了飲料,本想在樹後躲十分鐘才回去,怎料聽到二人令人感到凝重的對話。 一直捧住飲料,坐在地上聆聽內容,心裏的不安越發增加。 他知道母親早晚會離逝,但他並非為此忐忑,那不安的原因是甚麼? 他不知道…… 「抱歉去那麼久,剛才遠處有人在衝浪,我看得太入神,差點忘記回來。」少年一臉歉意把飲料遞上。 「不要緊,你回來就好。」程渃舒拍了拍旁邊的坐位,秦若書乖乖坐下。 「不如……我們來拍照吧!」從褲袋取出照相機,秦若書找來路人為他們拍照。 在顯示屏中,三人緊貼在一起,程渃舒笑得燦爛,秦若書搭上秦樂榆肩膀,擺出僵硬的微笑。之後,三人交替為對方拍照留念,秦若書更答應母親把照片傳送到電話,好讓她可以隨時看到。 整理相片時,秦若書不自覺回想在涼亭的對話。 無論是誰,都活在痛苦中…… 要是他沒出生,他不用承受失去親人之痛;要是父母沒相愛,他們不會承受分難之苦;要是母親心臟健康,她根本不會轉學,然後相遇;無數的要是盤踞心中,可惜,並沒答案。 秦若書知道只有失去意識,腦海便不會產生問題,所以他拿起紅酒猛灌。 放下酒瓶的一剎,叩門聲響起,秦若書應了聲,大門徐緩打開。 「抱歉打擾休息。」 「我沒有早睡的習慣。」 瞥見桌上的酒瓶,秦樂榆本想叮囑秦若書還未到喝酒年齡,但當想起年少時自己的惡行,他根本沒資格訓斥兒子,最後,他把阻止的說話吞回肚子裏。 「不要喝太多。」 「知道了,其實偶爾這樣喝也不壞。」 「嗯……」對於秦若書沒有頂撞自己,他顯得有些意外。 「老媽睡了嗎?」見秦樂榆點頭,秦若書續問:「你今天住下來?」又是點頭,「你深夜找我,不會是為了喝酒的問題?」 「我想跟你要幾張照片。」 「請。」他稍微退開。 在電腦按了數下,秦樂榆得到想要的照片後,再度低頭瞟著因酒精而泛紅的臉。 秦若書抬眼瞅緊男子,雙臂環抱著面前纖細的腰身,更把額頭靠在秦樂榆腰側。 「你喝醉了,到床上休息,我去倒熱茶給你。」秦樂榆小心翼翼扶起秦若書到床上。 還欠一步到床沿,秦若書把人壓在大床,道:「秦樂榆,我真的很恨你!」 「你儘管恨吧!我從不奢求得到你原諒……總之,這是我愛上渃舒的懲罰。」他直視喝醉的兒子。 「今晚,你睡在這裏。」秦若書的笑容有些詭異,完全不是跟著前話回答,秦樂榆摸不著頭腦。 彈指間,兒子倒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在腰間的手沒有因主人倒下而放鬆,秦樂榆無奈地嘆氣……一切只好等醒來再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