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六章

程渃舒坐在花園的長椅,盯著與父子合照的相片好久、好久,久得差點忘記吃午飯,久得差點忘記和秦樂榆相聚快七個月。 從以前他不願留下過夜,到現在只要她要求,他都會留下陪她,還有最初兒子對他視若無睹,而今只是冷淡態度,一切都已有改善。 縱然他們可能一起做戲讓她安心,至少他們表面上沒有對對方帶著惡意,以現在的情勢,她真的覺得死而無憾。 「想甚麼想得如此出神?」程母在她身旁坐下,並告訴傭人把午餐從房子端出來。 「你覺得還有誰可以令我擔心?」她露出苦笑問。 「在我看來,他們處的不錯,不過二人的脾氣有點倔強彆扭。若書那個傻小子總是偷偷看著他爸,榆對他則是處處退讓,可能男人就是這樣子,愛面子嘛!常常口硬心軟。」 「如果是這樣就好辦……」 「不是這樣還能是甚麼?你想若書黏著榆不放?」她笑著女兒的多心。 「又不是小孩子!要是小孩的話就容易辦,可能不出一個月已經關係變得良好。」程渃舒沒好氣地說。 「所以,你不要再想他們的事,一切順其自然,反正你不能控制別人的想法,與其費心神想些有的沒的,倒不如享受現在的生活。」 飯後,程母離去,程渃舒仍舊在花園,更半躺椅子抬頭欣賞湛藍的天空。 母親的說話在腦海縈迴,她何嘗不知道要享受得來不易的人生,可是就是得來不易,才更希望看得到完美。 這種奢望對一個隨時一睡不起的人來說,應該不算過份吧? 黃昏,下班後的秦樂榆回到程家,他像往常一樣跑到妻子的臥室,當他發現妻子不在時,他下樓四處找尋愛妻的身影,未幾,他從傭人口中得知程渃舒在花園,便快步走近花園。 長椅上,只見程渃舒懷著微笑,雙目緊閉,秦樂榆心中忽然大驚,顫動的右手探著快消失的鼻息,他拚命搖晃眼前人的身軀,卻了無反應。 最後,程家火速把人送到醫院,更進了加護病房。 第二天早上,程渃舒終於甦醒,她仰望熟識的陳設,想乾笑幾聲也做不到的她,嘴角只能扯著怪異的弧度。 「你醒來就好,幸好你的丈夫及時發現把你送來,否則你沒機會看到今天的日出。」 剛好進門便看到病人盯著自己,程渃舒的主診醫生道出事實。 「距離上次出院已有一段時間,也是相隔最長的一次,你該知道今次入院,可以再次出院的機會有多少……」 程渃舒微微點頭,一臉意枓之中的表情,主診醫生見她了解狀況的樣子,便不作解釋,直接到房外向程家眾人講述情況。 為了讓程渃舒可以靜養,半個月來,所有人只隔著玻璃窗眺望,假如當天程渃舒氣息不俗,還會朝她們顯現笑容。 「終於可以進來看你。」進院後一個月,秦樂榆如願坐在妻子旁邊。 「趁我清醒的時候多跟我聊天,我怕我熬不了多久。」她笑言。 秦樂榆啞然望著滿臉病容的人,良久,他哽咽道:「你能活下去……」 「榆,這二年,我住院的次數增加,多少已有心理準備。我曾想過自己下一秒可能魂歸天國,幸運地,我每次都能從鬼門關回來,但今次我看到盡頭,現在,只差離開的時間。」 就如程渃舒所言,她的身體已到極限,無論她求生的意志有多強,都不能改變事實。 「既然如此,好好渡過這段時光,有甚麼想做的儘管說出來,我們必定替你完成。」他忍住嗚咽低喃。 身體隨著時間而轉差,已失去活動能力的程渃舒只能倚靠儀器維生,除了上班,秦樂榆都會留在妻子身邊,程家上下選擇輪流交替,秦若書不時抽空到來。 盯著心跳數字減慢,眾人意識到程渃舒即將與他們分別。 「媽,安心走吧……我會替你好好照顧榆,也打算搬到他的住處。」 秦樂榆認為秦若書想讓妻子走得安心才這樣說,所以他立即接話,「我們一定好好相處,你要保佑我們。」 心跳數字徐徐增加,似乎是回應他們的說話,秦樂榆握緊妻子的手,說了很多舊事,秦若書見狀於是退出病房,好讓他們作出道別。 親朋好友一個接一個到來,也帶著悲傷逐個離去,整個病房彌漫愁雲慘霧,惟獨秦若書沒有覺得悲痛,因為這種情境已在他腦內預演了無數次,他早就接受母親逝世的事實。 量度心跳的儀器長鳴,程渃舒終以一副了無牽掛的神情閉目,程家上下淚如雨下,心境平靜的秦若書瞟著雙眼通紅的秦樂榆,一手把他攬入懷中,秦樂榆緊緊抱著兒子,泣不成聲。 第二次摟著單薄的身軀,秦若書若有所思。 既然母親離開了這個男人,他可以全部接收嗎? 血緣關係,不過是個道德標準,他不會理會甚麼血緣問題。 自第一次見面,他根本沒想過把秦樂榆視為父親,由始至終,他把他當作一個陌生人去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