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殘虐暴君--第七章

清醒,還是昏倒比較好? 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兩者根本沒太大分別。 從鏡房醒來不久,雪華再次被奴隸帶往專用房間接受調教,凝視房間的陳設,他心底倒是覺得奴隸有些可愛,因為他們選的是密閉式調教。 這種調教主要針對受虐者的精神及意志,以與世隔絕的方式懲罰不聽命令的奴隸,藉以摧殘他們的人格,方便控制。 對於他這個等待死亡之人來說,想破壞他的精神,完全是多此一舉,更何況作為主人,他知道各種施虐方式的竅門,避免自己受傷。 「竟然選擇這個?你們認為對我有效嗎?」雪華帶著不屑。 「不知道,反正我們沒玩過。」緋夜直截了當說出事實。 「那麼讓我提醒你們,如果不想我死的話,別超過十四天。」 「為甚麼是十四天?」闇月不解地問。 「這是我身體的極限。」 「你以為我們會聽從嗎?」魅影扯拉主人的頭髮道。 「告訴你們知道,是為了配合你們的遊戲,我沒說過要永遠待在遊戲中。」 「雪華,既然你有能力離開,為甚麼還甘願受苦?」放開白絲,魅影一臉認真抓住主人雙臂。 看著佈滿疑問的臉,雪華搖頭不語。 良久,他笑著說:「你們不是要教訓我嗎?再說下去,你們會心軟。」 他們的主人越來越讓人摸不著頭腦,平常總是興高采烈為主人套上刑具的奴隸,今天默默地進行調教。 其他人努力為雪華穿上皮製緊身衣,緋夜則與雪華對視,片刻,他忍不住蹂躪主人的朱唇,雪華罕有地回應。 放開快缺氧的雪華,緋夜用指腹劃過亮紅的唇瓣,接著他依依不捨替主人帶上眼罩及口枷。 「雪華,幽閉十四天後,你會變成怎樣?」塞入耳栓前,闇月如是問。把雪華包得密不透風的三人,開始用繩索扣著緊身衣上的特製金屬環,頃刻,雪華像蛹繭般被吊在半空。朝半空的人抬眼,三人心裏有著不同想法。 「十四天可不短……」闇月低喃。 魅影抓了抓頭,笑問:「當初我們是為了甚麼而造反?」 「逃出這裏……」緋夜答腔並嘆道,「有時報復的怨恨可以把一個人的理智摧毀,明明我們千方百計想離開這兒,偏偏為仇恨而留下。」 四肢受束縛,五感被剝奪,對雪華來說並沒太大影響。 孤寂的日子過得太久,感覺不單日漸麻木,心也隨之埋藏到深處,縱然外界的刺激有多強,亦無法觸及閉鎖的心。 自從把主人綁起來後,三人間中跑到調教室查看主人的情況。 第一天,毫無動靜。 第二、三天,同樣靜止狀態。 第四天,雪華似乎因為感到四肢有些僵硬而稍微挪動身體外,接著幾天沒有再挪動。 一星期,他們滿是疑惑盯著房內顯示器的數字,雪華的血壓有些微下降外,心跳及呼吸完全正常。 與外間斷絕的日子裏,雪華不自覺回想昔日舊事,但每當他的記憶到達某處時,掌心傳來的疼痛隨著事情清晰度而越發強烈,那痛非但使他冷汗直流,更令他痛得死去活來,而且每次發作的時間越來越長,意識隨著時間變得模糊。 每組肌肉至每條神經恰似被人強行拉扯和扭捏,能忍耐如斯的他,都壓抑不住疼痛所引起的顫抖,還發出微弱的呻吟。 即使是狼狽不堪,或是情慾高漲等表情,雪華不介意在奴隸面前表露無遺,惟獨因詛咒導致的疼痛模樣,他不想讓他們看到。 「已經十二天了,若非儀器上的數字有些兒變動,很難相信他依然活著。」坐在椅上的闇月淡淡說著。 「我們的主人雖然倔強,可他從不勉強自己,他能確切地給出答案,就一定能支持到最後。」魅影掛上肯定的表情。 「想好了下個調教項目嗎?」 三人中最溫和的緋夜倏忽冒出一句,令其餘二人雙目瞠大。 闇月有些傻眼,「這不像你的作風!」 「因為我想聽他的心底話。」 「他平常受虐時也不哼半句,除非你能把他催眠,否則你這個想法終歸只是個想法。」 二星期過去,礙於身體機能和血液循環,及雪華的提醒,奴隸們決定把主人放下。 小心解開眼罩,原以為雪華會朝他們死瞪眼,怎料只見一張蒼白的臉。 任憑奴隸怎樣拍打,甚至不斷潑冰水,雪華依然毫無反應,雖然他仍有呼吸,但已經完全失去意識。 三人見狀,不由得失笑,以現在的情況來說,莫說要主人受苦,連要他甦醒過來,恐怕有點困難。 ============ 終歸是對雪華心軟了…… 那就虐虐其他兒子,啦啦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