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虐暴君--第八章

究竟昏倒了多久,雪華不太清楚也沒有在意,他只知現在頭痛欲裂,口乾舌燥,以及低溫的身體帶來顫抖。 徐緩張眼,室內景致映入眼簾。 水牢的外貌與燈塔差不多,高四十米,直徑十米,內裏採用中空設計,只有底及頂層。頂層五米及頂部就像溫室般用玻璃組成,環形的行走空間約二米,底層中央設有一米深及直徑七米的水池,池底燈光的顏色及亮度會隨機改變。牆壁內藏機關,不過只有身為主人的雪華才知道。 躺在底層地下的雪華勉強撐起快麻木的身軀,靠著牆壁而坐的他仰望恰似日出的天空,露出一抹懷念的笑容。 用池水草草刷洗全身,然後抱著失溫的身體在牆壁的不同位置按了數下,頂層行走道的一處慢慢移開,其中一組行走道沿牆壁落下,雪華拖著疲憊不堪的肉體上前。 當行走道返回原來位置並重組後,雪華透過玻璃窗欣賞山下的景色,褪去晚上的濃妝艷抹,早上的城市猶如純潔少女,他霎時想起自己已有一個多月沒有接觸外面的世界。 坐在陽光照射下的窗檯,身體不適的他轉眼便睡去。 雖然在幽閉調教時從血管得到營養液以支撐身體消耗,但始終沒有進食,消化系統終於作出投訴。本來睡著的雪華被胃痛侵襲,再加上詛咒又發揮它的功效,他整個人痛得蜷縮著,額上的水珠順肌膚滑落到地面。 打開水牢大門,魅影內進後不見雪華的蹤跡,正當他不知所措之際,他從水池的倒影看到有人揮手,雪華忍痛匍匐到邊沿,用上所有力氣喊出簡單字眼。 「痛……針……」 第一次見到主人示弱,魅影陣風似地離去,回來時,手上多了注射針外,還有清水和食物。 「雪華,告訴我怎麼上去?」他顯得有些著急。 痛得不能說話的雪華費盡力氣伸手指向某處,會意的魅影即時聽從主人的指示踏上奇怪的地板,然後順利走近主人。主人現在的狀況有多糟,魅影終於看到,他二話不說為雪華注射藥液,還脫去上衣蓋住濕冷的身體。 約莫五分鐘,蜷縮的軀殼沒先前般繃緊,魅影拉起主人的上身,打算讓他靠著自己取暖。 「讓我躺平,坐起的話我會吐……」雪華氣若柔絲道。 最後,魅影坐在窗檯,把雪華的頭枕在自己大腿,並小心翼翼為主人送上清水。 喝了半杯水,主人搖頭表示不要,魅影盯著杯中清水一喝而盡。了解奴隸接下來的舉動,雪華沒有抗拒,溢滿的液體從嘴角滲出,直到他發出悶哼,奴隸才依依不捨放開他。 「你的情況比我預期中還要差。」奴隸低頭緊盯慘白的臉。 「我也沒想過會痛成這樣。」 「因為我們的關係?」 雪華搖頭淺笑,坦然道:「不,只是一些老毛病,不過近來出現得有點頻密。」 「每次發作都會像剛才一樣?」 「對,而且痛楚只會有增無減。」 「怪不得你忍痛的能力這麼高,原來我們真的小看你。」 「下次應該懂得用甚麼方式招待我!」 「雪華,你打算把自己糟蹋到哪個地步?」雖說認識主人的時日不長,但頭腦不靈光的他,也可以看出主人一味作踐自己。 「到我感到累的時候……我或許會離開,又可能會繼續留下。」輕嘆一下,雪華從平臥轉為側躺,「其實能讓我留下的地方就只有這兒,我還能到哪裏去?」 魅影聞言,雙眼瞠得老大,「你不曾想過以四海為家,到其他地方走走看嗎?」 「我不像你們,你們離開這裏後,可以回去以前的地方,或者到其他目的地開始新生活。」 「你不是說過退出現在的圈子?難道你沒有為未來打算?」 「未來,對我來說很遙遠,我能不能走出這裏是一個問題。」 「未曾嘗試已經放棄,完全不像你的作風。」 「你真是一個好人。」雪華沒有接著奴隸的說話。 「你對一個向你報復的人說好人,你腦子有問題!」 此時,緋夜和闇月一同前來,魅影聽到聲音後便探頭,二人帶著訝異抬頭望著同伴,雪華告知魅影機關後,片刻,他們在雪華身邊坐下,更打量主人憔悴的容顏。 魅影簡略說明雪華的狀態,闇月拉過主人的手,十指緊扣,時而用臉頰磨蹭著主人的手背,時而輕吻,雪華露出淺淡的笑容。 「雪華,你想被我們虐待也不急於一時,把身體養好再說。」緋夜把雪華額前的長髮繞到耳背。 「你們越是這樣,我越感到無奈。」 「你儘管無奈,我們不會改變我們的對你的方式。」 「太過溫柔,對人做成的傷害只會更深!」 黃昏,闇月揹著半睡半醒的雪華離開水牢,之後便往滿佈蒸汽的浴場,雪華默默凝望為自己擦拭的奴隸,心中的鬱悶開始膨脹。 清潔完畢,奴隸抱住主人到他們平常用餐的地方,雪華放眼到正在準備晚餐的二人並說。 「你們真令人感到頭痛!」 ============ 都說了我的兒子很溫柔,女兒很可愛 所以,請各位大力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