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62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七章

…… ============ 程渃舒的葬禮在他們舉行婚禮的教堂進行,她生前好友,認識程家的人陸續抵達,以表達深切的慰問與婉惜,秦樂榆神情木訥坐在最前排長椅,一邊緊瞟無名指上的戒指,一邊想著愛妻生前動人的身影。 站在附近的秦若書偷瞄秦樂榆,他理解他喪妻之痛,便主動為他擋去想上前向他問候的人,直到秦若書扭頭發現秦樂榆用噙淚的雙眼望著自己,他拉著他的手走到旁邊無人的房間,並以拇指拭去已經滑落的淚水。 不拭還好,再拭就如長壩決堤,一發不可收拾。 秦若書顯得有點手足無措,想不到如何應對的他,由身體本能取代他的思考。 被兒子抱著的感覺有些微妙,秦樂榆略為抬頭凝視那張帶著傲氣的臉,心裏慶幸兒子容貌像程家的人,即使不能打也能嚇,不會像他當年一副痞子樣,整天都被人追著喊打喊殺。 目光集中在秦樂榆半啟的唇瓣,秦若書忽然感到口乾舌燥,最後他艱辛地嚥了口唾液,忍住吻下去的衝動。 不清楚兒子想法的秦樂榆把臉埋在他的肩膀,尋求內心平穩,但他卻不知道這個細微的動作,令秦若書苦不堪言。 壓下想把人推到牆壁蹂躪的慾望,他稍微拉開了與秦樂榆之間的距離。 「榆,別再哭了,趕快收拾心情,老媽不希望你哭著送他。」他雙手貼著秦樂榆的臉頰。 「若書,你比我更懂得控制情緒。」 「你錯了……我早已知道今天的來臨,所以都看開了。」 喪鐘響起,秦樂榆沒有在蓋棺前多看一眼,因為他好不容易才接受程渃舒死亡的事實,要是再看到她的遺容,他生怕自己阻止葬禮繼續。 程渃舒生前的願望是希望用雙腳環遊世界,所以,程家決定選擇火葬,然後在空曠的野外撒灰,讓骨灰隨風而去,以圓她的心願。至於程渃舒的石碑,就在程家埋葬祖先之地,那兒是個西式墓園。 程家親屬先後離去,秦樂榆像釘在草地一樣,動也沒動盯著黑白照發怔三小時,秦若書怕他會體力透支倒下,所以一言不發站在他身邊。 黃昏,一如秦若書所料,秦樂榆站不住腳,少年瞬間摟著臉色蒼白的男子,男子倚在兒子懷裏休息,直到身體回復。 在程家吃過晚飯,秦樂榆本想回去自己的住處,但秦若書要求他留下。 「以你現在的情況能走遠嗎?」 「對呀!今天就在這裏休息,不要再操勞了。」程母臉上寫滿擔心。 「抱歉讓各位擔憂……」 「我知道你的傷痛,但我們何嘗不是?難得看著女兒出嫁、生子,她告訴我她過得很幸福……」話沒說完,她已泣不成聲。 「假如若書願意,我想為他作出補償。」 「我不要你的補償,況且你從來沒欠我甚麼。而且老媽說過,今生相聚是補償前世的恩與情,要是你今世欠我,下輩子便要償還,可是我不希望在下世看到你。」秦若書冷冷道。 洗澡後,秦若書特意走進母親的房間,在沒有亮燈的臥室中,他發現穿得單薄的秦樂榆坐在窗檯呆望夜空。 沒有放輕腳步的秦若書,引不起沉浸在悲傷世界裏的人的注意,片刻,他把外衣蓋到手腳早已冰涼的人身上。 外衣落下的剎那,秦樂榆不自然地回頭,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秦若書心疼地拉過他的頭貼到自己胸膛,淚人驀地改變坐姿,把額頭靠在兒子胸前,雙手死命抓緊前方人的衣襟,衣服沾濕的涼意讓秦若書知道秦樂榆把心底的鬱抑與哀痛一次過宣洩。 忘記了自己佇立多久,總之眼前人的一切最重要,即使要他站上一個晚上都行。 時針快跑了半圈,眼見秦樂榆心情暫時平伏,秦若書放輕聲調低喃。 「榆,好好睡一覺。」語畢,秦若書只聽見抽泣聲,幾秒過後,他嘆氣道:「你真讓人放心不下。」 「那你就別理我!」他推開仍然摟著自己的人。 扣住秦樂榆的手腕,狠狠把他拉起再甩到大床,秦若書瞬間已跨過他的身體,雙手用力抓住秦樂榆的兩腕壓到床舖裏去。 「秦樂榆,我告訴你我在擔心你,你聽到了沒?」因為秦若書的強硬態度,秦樂榆被他嚇住。 四目相對,良久,秦樂榆撇頭,「我聽到了……」 「聽到就好。」他放開兩手,轉身坐下及左手撐在床上。秦樂榆改為側臥,更被困在秦若書的手及身體之間。 垂視努力調整心情的人的臉面,秦若書上身彎下,在秦樂榆的額角停留,秦樂榆不明白這吻的意思,也無心去探究。 半晌,秦樂榆感受到秦若書的視線,他微微偏頭,當他發現秦若書朝自己露出淺笑時,他未能反應過來。秦若書趁他迷茫之際,在他額頭輕啄一下。 「今晚,我會陪著你睡。」 遲疑數秒,秦樂榆算是答應,「嗯……」 「榆,晚安。」他收緊環抱著秦樂榆的雙臂,秦樂榆在他懷中調整了舒適的睡姿後,便沉沉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