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663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桃花源--第七章

雖然被稱為姊妹及同年,琴玖和琴珂並沒有血緣關係,要不是腳踝上的枷鎖引起計謪諃的注意,恐怕她們永遠待在地底生活。 計謪諃在母親死後,她猶豫了好久,才決定再次踏足那個計詩千辛萬苦都要把她帶走的鬼地方……一個只令她惡意叢生,無盡厭惡的地獄。 出於家族概念,她特意拜訪爹爹,好心告訴他娘親的死訊,當然,她早已猜到父親的反應——完全沒有反應,但他反倒是欣賞她竟然獨個兒前來。至於弟弟,震驚的神色如閃電般一瞬即逝,神智暫時清醒的舅父則是雙眼通紅,連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計謪諃佩服弟弟的表情可以收放自如……果然是虎父無犬子,盡得他的非人真傳,都是個深不可測的人。 最後,她在父親住處看上兩名可憐的少女,二人其中一隻腳踝被腳鐐鎖上,鎖鏈的末端連到對方的腳鐐。 其實,她是因為她們的腳鐐有些眼熟,於是停下研究。 她爹見她盯著二人佇足不動,便告訴說她可以任意帶走,算是父女短敘的禮物。 由於她要進行自己的大計,尋找心腹為自己辦事,所以她沒有拒絕親爹的意思。 趁兒子把懷中的男子抱走後,男子跟準備離去的女兒道出心中一句。 「小余,雖然我祈望把一切留給你弟,可惜他的資質不像你和你姊般優異,恐怕難成大器。在你們三姊弟當中,你是最像我的一個,所以我當初故意為難詩詩,為的就是不讓她把你帶走,豈料她真的為你捱上一百鞭。」 「告訴我這些話是甚麼意思?若非娘親病歿,我根本不會回來。你要懺悔的話,自己到墓前跟她說。」 「踏出門口前,你先要把這份卷宗看完。」沒有接下女兒的話的他,把放在旁邊桌面的卷宗拋出。 懷著不滿的神情翻開卷宗,她先是掃視用符號和古怪文字組成的圖畫,接著她以愕然的表情瞟向親爹。 知道女兒看懂,男子咧嘴大笑,「能明白的人就可以繼承這個家的所有,你弟完全看不懂。」 「我不會繼承。」 「你總有一天會回來,但你回來之時,我大概已登極樂。」 「你死了我會很高興……謝謝你的人,不用送我。」不想再跟父親對話,所以她回頭瞄著女子,「我們走吧!」 「是,主人。」自此,二女跟隨計謪諃行走,計謪諃便給她們一個新名字,以及可以看見陽光的新生活。 「身體不要緊嗎?那麼早便起來?」汪海洋掀開鍋蓋,撇頭瞟向旁邊的女子。 「還好……主人說今天留下休息,要是明天仍然不適,可以休息到康復為止。」琴珂捧起碗盤放在盤子。 「總算她有良心!」 「我一向有良心,枉我把你看成知己,想不到你會這樣看我!嗚……」計謪諃提起衣袖裝哭。 「別再裝了,有本事你可以絕交……你這個壞心眼的人,能讓你哭的事沒多少件,有空的話就把那邊的大碗拿給我。」她用下巴示意。 的確,世上沒多少件事能讓她流淚,即使以前看著姐姐及母親被虐打,她就像一個旁觀者去看,完全不會感到驚恐,也沒想過阻止。 在母親斷氣不久,她只哭過一次,總之,從懂事到現在,哭泣的次數僅是一隻手掌已經足夠點算。 把食物放在桌面,亓刈丰打著呵欠從走廊進來,甫坐下,她摟著坐在旁邊的計謪諃耳語。片刻,計謪諃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汪海洋沒有去問,靜靜地吃著熱粥。 眾人滿足地擦嘴後,琴氏姊妹收拾餐具清洗,餘下的三人閒聊起來。 「今天小玖和小珂要休息,羅睺園要關門嗎?」汪海洋躺在貴妃榻,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年中無休,除非東主有喜。」 「那你這個東主還不快回去計都樓,順便看看羅睺園?」 「我會……既然你們沒甚麼特別事情,今天不如陪我到計都樓一趟!」 三女準備舉步踏入計都樓,身體還沒完全穿過大門,掌櫃幾乎是連跑帶跳從櫃台衝出來。 甚少見經歷過不少腥風血雨的掌櫃如此失禮,計謪諃先是用微笑安撫眼前一名四十餘歲的男子,其後與該男子走到菜館的一角。 「老趙,又不是皇帝到來,怕甚麼?再說即使他坐在菜館,也不代表我要給他面子。」她打趣地說。 「呿,我才不怕皇帝。」老趙甩了甩手,「我怕的是出面那些東廠和錦衣衛,還有鐵熊幫及其他門派鬧起來。」 「今天吹甚麼風?每個來得真是時候……他們坐了多久?」 「快一個時辰……最厲害的是,他們動也不動坐著。」 「竟然沒打起來?真令人失望!不過朝廷那些人並不像為公事而來,還是多觀察一會。」 「老闆,要是他們打起來,我們怎樣做生意?幫派的話,他們都會知道規矩賠償損失,但朝廷的話,就不太好辦。」 「用不著擔心,倘若生意做不成,菜館內有甚麼破損,我自會找他們算帳。」 送走最後一位顧客,掌櫃靠在櫃台納悶地打著算盤,算著究竟有多少銅板與元寶跑到對面。 不一會,羅睺園的掌櫃不斷朝他打手勢,計謪諃向老趙點頭,男子徐緩離去。 店內肅殺之氣正盛,除了江湖人士,普通百姓根本不敢內進,在計都樓附近擺攤子的小販嗅出危險的氣息,他們害怕被波及,紛紛把攤位移往別處。 「再這樣下去,今天白做!」汪海洋盯著坐在旁邊的計謪諃。 「不怕不怕,羅睺園都替我賺回來。」 「但你不覺得今天前來的綠林人馬太多了嗎?連羅睺園的上層也坐滿了。」亓刈丰伏在桌子,放眼遠方。 「似乎朝廷也找不到他們想得到的東西……」計謪諃終於透露口風。 「咦?你早就知道?是金銀珠寶嗎?」汪海洋露出合乎她職業的表情。 「不,他們想找一個人。」 「為一個人要如此大費周章?」 「因為不是皇帝想找人,而是他身邊的某人想找一個知道『桃花源』的人。」 「桃花源……」汪海洋低喃,「一個在水上人之間流傳的寶島,可惜身為海盜的我也找不到那個島,就憑他們?」 計謪諃詭異地笑著,「對,就憑一群不黯水性的傻瓜,他們應該想辦法聯合其他海盜行事。」 「不可能!」她的話引來好友的目光,「因為這是我們海盜的寶藏,桃花源只屬於海上的人。」 「看來陸地人與島無緣,不過要是他們找到知道桃花源的人,就另作別論。」 「隨他們去,反正沒有這個人。」 「甚麼?」二人同說。 「謊話說一百遍就會變成真話。」她洋洋得意道:「必要時,海盜之間會合作,尤其為共同目標而編的故事。」 為罕有的高額酬金而來的人也差不多全部趕到,一名搖著紙扇、身穿上等綢衣的男子把扇子合上放在木桌,在左手手袖裏取出一疊銀票,其數目之大,惹起四海兄弟一陣譁然。 銀票的面值令汪海洋有丁點心動,但她知道不屬於她的東西,她不會強求。 各路友好盯著銀票,雙眼閃閃發光,男子開始講出他的要求和時限,大漢們交頭接耳,大部份門派傾向參與,只有小部分人認為會空手而回。 撇開汪海洋所說的虛構人物,亓刈丰越聽越覺得古怪,假如島上的金銀財寶的數目如傳言般,能把一個,甚至幾個王朝毀滅,若是落在外邦人手中,對所有江湖人士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日落前,計都樓終於回復昔日平靜,店小二除了忙著清理地方外,還要招呼準備享用晚飯的客人,計謪諃向老趙交代幾句,便帶著好友到上層雅座享受寧靜的環境。 「別喝太多,還要回去吃飯,不要讓你的小婢擔心。」汪海洋大掌壓在計謪諃正在往上的酒杯面。 「抱歉,我在想事情。」面露歉意放下白瓷,只要想起家中的事,她會無意識地不停舉杯,直到醉倒為止。「對了,你們快告訴我這幾個月來有甚麼趣聞?」 被問者先是四目交投,亓刈丰率先把她們在蝴蝶山的事情全盤告知發問者,計謪諃聽後有些傻眼。 葉氏兄弟和逍遙君來個三人行? 簡直是天大秘密! 不過這些……還是知道了便算!雖然這個情報可以賣得好價錢,但她暫時不想離開這個可愛的世界。 「你終於知道誰是風夜叉,她的身手如何?」計謪諃興致勃勃問。 「不錯……果然是山賊之首應有的實力。」汪海洋一臉讚歎的表情。 「都說了被江湖人士稱為不可開罪的女子,能力當然不俗。」 「話說回來,妙空蝶真的是神偷?」 「你真的不知道妙空蝶和她的事跡?」 「為甚麼你和馬騫騥都是擺出同一張臉?」 「因為跟本無人不知……除了你。」她沒好氣丟了一記白眼。 「你知道她在哪?」 「當然知道,我可是江湖上知道最多情報的人……妙空蝶現正身處我的紫炁閣,扮作一名醜陋的下女端茶送果,打掃地方。」計謪諃把玩著自己的長髮,想了想再說:「有興趣會她?」 「不,只是想知道而已,既然她是神偷,那代表她早晚會跑到我的船,對我的財寶下手。畢竟在海上生活,陸上的情報要晚點才知道,要是現在知道她的手法,我可以想辦法防盜。」 「她被稱為神偷,你以為你的陷阱對她有用嗎?」 「沒有,但想從我的船離開,沒有她想的那麼容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