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62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桃花源--第八章

…… ============ 京城內,各行業百花齊放,撇開行商貿易,花街柳巷最為昌盛。 縱然朝庭再三下令整治及懲罰光顧青樓的官員,達官貴人仍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態度夜夜笙歌,天子只能氣得吹鬍子瞪眼。 青樓種類多不勝數,男倌之所稱長春院,女妓之院謂不夜宮,各館設不同等級,以吸引各種階級的尋花者。 月孛院是眾女安身的花園,紫炁閣則是青年永居的地方,兩館都以招呼上賓為主,所以普通百姓不會在門前停步,丐幫子弟也不敢留下乞討。 即使是家財萬貫,若非專人介紹或者老闆首肯,他們連踏入大門階梯的機會也沒有;假若硬闖生事,館內身手不凡的護衛都會有禮地把人「請」到外面,通常這種情況較少發生,因為館內的貴人的下屬早比他們出來平息事件。 如無必要,計謪諃不會到二地一趟,通常由琴氏姐妹代為處理,有時,兩館的代理老闆會親自南下向計謪諃匯報所知的事。 酉時剛至,燈火漸起,賓客陸續前來,衣飾簡樸的紫炁閣代理老闆芸娘在大廳打點一切。 作為一名下女,蛾虰蜻聽著芸娘指示把地方打掃乾淨。 雖說是下女,她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所以當她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後,她都會返回房間稍作休息。 坐在銅鏡前,蛾虰蜻邊努力為左眼上大片的「胎記」補上顏色,邊呢喃道。 「昨晚,我聽到吏部侍郎宋鶴說皇上把一對紅玉髓鐲子賞給他。」 「是嗎?我今晚去看看。」一把與自己相同的女聲在耳際縈迴。 「還有,那個捕快怎樣?」 「這幾天已令她疲於奔命,要是今晚再工作,恐怕她會倒下。」 「就讓她倒下……我真的很想在夜裏偷襲她。」 蛾虰蜻回頭,用狡猾的眼神望著和自己長得一樣的孿生妹妹蛾蛵蛉。 「你壞了!」 「我根本從沒變好過,而且你想的不都和我一樣嗎?」 「呵呵,知我心者莫若你。」 「當然,不論寶物還是人,只要神偷妙空蝶想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 妙空蝶,被江湖人士冠以不可得罪的其中一個女人,但從來沒有人知道妙空蝶其實是兩人共用的名號,當然也包括計謪諃。 「不過,偷心的話就有點難度!」蛾蛵蛉把玩著木簪,不一會,她替姐姐插上簪子。 「沒有難度怎會引起我們的注意?」語畢,二人輕笑起來。 蛾氏姐妹的武功屬中上,卻比汪海洋及馬騫騥遜色,始終她們用不著廝殺,攻擊方面因此較弱,不過她們的輕功卻是江湖一絕,無人能及。 蛾父,天從宮世通道人蛾蟶,蛾母,和福庵淨慧師姑李凜,一次武林大會的偶遇,造就這段驚世駭俗的戀情。雖然淨慧年紀不到二十五,比世通小兩歲,可她的輩份比他高一輩。 因為教中事務,二人經常跑到對方的所在地;日久生情,繼而相愛,最後,他們終於選擇丟下所有遠走高飛,長居永榮山。 一年後,春夏交替之日,淨慧誕下雙胞胎,由於滿天蜻蜓,所以他們以蜻蜓的別稱——蜻蛉及虰蛵,為可愛的女兒命名。 十四年過去,女兒們已得到他們真傳,輕功比夫婦二人還要好。 在十六歲生辰後不久,二人決定下山遊歷,數個月後,她們到達一條被外族入侵的小村莊,村莊只剩逃過大難的小孩和半死的人,二人更在村民口中得知朝庭沒有派人視察。 在慈悲心驅使下,她們決定養育小孩,還大膽地作出當神偷的決定,打算把偷來的寶物換成金錢或食物幫助他們,但她們下手的對象只限宦官奸商。 到後來,二人認為需要找一個容易下手又可以安身的地方,所以,她們選擇了紫炁閣。 蛾虰蜻在紫炁閣住下不久,已知道計謪諃才是青樓的真正老闆,同時,她更得知這隻螳螂暗中命芸娘調查自己的身世,因為蛾蛵蛉變成隻黃雀跟蹤了她。 沒多久,蛾蛵蛉在無意間查出計謪諃的真正身份,她立即把計謪諃的事一字不漏告訴親姐,其後,二人對計謪諃多了份顧忌,也故意捏造身世,不讓芸娘調查父母的事。 在蛾蛵蛉輕鬆地從圍牆跳出剎那,芸娘輕輕敲門,蛾虰蜻緩緩打開大門,以親切的笑容迎接老闆。 芸娘囑託她好好招呼今晚的來賓,因為到來的人是東廠提督及兵部侍郎,蛾虰蜻聳肩答道。 「不怕我這張臉嚇倒貴賓嗎?提督常常光臨當然習慣了,但侍郎呢?」 「呵呵,你用不著擔心……」芸娘先是掩嘴偷笑,再來就是湊近蛾虰蜻耳邊說:「他的癖好獨特,你這雙手足夠讓他玩上整晚。」 「要接近女色就到月孛院,月孛院的大姐每個都是沉魚落雁之色,琴棋書畫樣樣皆精,怎會不合他胃口?況且寇保那個閹人可是男女通吃,為甚麼他們不去女院?寇保要做東請客的話,應該選擇客人的喜好!」 「我可愛的蜻蜻,你以為提督大人沒想過嗎?我們二館的人他有哪個不認識?他想了好久才告訴我侍郎有戀手癖,也不希望你被侍郎嚇倒,可是他只記得你的手是二館中最好的一對,所以才拜託我來找你。縱然女院男院個個都是閉月羞花的模樣,可他們的手真的沒有一個能及得上你。」她捧起下女的手端詳一番。 頓了頓,她繼續前話,「月孛院的姑娘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兩手雖無瑕疵,卻是指骨明顯又不長肉;紫炁閣的伶倌雙手是長肉,不過過於剛強,不夠細膩。惟獨是你的手既飽滿又修長,在樓中幹活了幾年仍是老樣子,真想知道你如何保護?」 「芸娘,你對雙手真有研究!」蛾虰蜻忍不住調侃。 「不懂的話怎能在這煙花之地立足?快點換衣服,然後把放在倉庫角落的上等花雕酒拿來。」 「芸娘……真的要去嗎?」她一張大難臨頭的表情嘟嘴。 「乖,不用擔心,你想辦法把他灌醉便可。」她安撫著。 送走芸娘,蛾虰蜻翻著白眼關門,當她轉身時,發現妹妹坐在床上。 「你為甚麼回來?」 「剛剛在屋頂看見那個捕快正被人扯進紫炁閣,所以打算回來告訴你,豈料聽到有趣的事。」蛾蛵蛉雙臂環抱自己,拚命憋笑。 「近年前來的客人真是千奇百怪,早前聽到月孛院來了個戀腳的大學士,那邊的姐姐嚇得花容失色。」 「真要命的怪癖……先不說這個,既然那個傻子來了,不如我們……」她把心中的大計告訴姐姐,最後,二人露出壞心眼的笑容。 端起白壺為客人倒酒,蛾虰蜻承受著熱切的視線,在席上的幾位男倌嘗試用不同方法,轉移兵部侍郎的注意力,連寇保也以有趣的話題拯救可憐的下女,可惜徒勞無功,侍郎雙眼仍舊追著玉手遊走。 似乎是按捺不住,侍郎終於趁蛾虰蜻為他斟滿美酒的瞬間,一把拉過下女的手,蛾虰蜻像觸電般全身震了一下,她的反射動作令所有人瞠目,除了侍郎,因為他全神灌注反覆欣賞他認為是上等的手。 蛾虰蜻朝眾人苦笑,男倌搖頭暗嘆,寇保惟有用宮中的流言把侍郎的靈魂抽回。 「大人,你可有聽聞皇上對『桃恨』有興趣?」 桃恨——相傳是戰國時所鑄造的劍,劍身比一般利刃小而且刻有桃花,持劍者為一名浪跡天涯的魏國女劍士。此劍削鐵如泥,殺傷無數,因為劍上有桃花雕刻,每當鮮血流進花紋,宛如桃花盛開,瑰麗非常。 傳說某年臘月剛過,女劍士丈夫戰死齊國邊境,悲痛交加的女子隨同魏軍,斬殺數萬齊兵,戰勝後,她攜劍入桃花源隱居,從此消失在戰亂的時代。 「桃恨?是指那把傳說中的名劍?我是聽過,但終歸只是傳聞,而且『桃花源』都是民間傳說,可信性不大。」 「要是不可信,大人何必大費周章派人四處調查桃花源的事?」寇保毫不客氣指出。 「既然提督已經暗中調查在下的事,你應該知道我有些話是說不得。」侍郎放開蛾虰蜻的手正色道。 回復自由的蛾虰蜻彈指間已遠離圓桌,靠著窗戶而立。 她和妹妹曾經從爹娘口中聽過桃花源的事,所以桃花源是她們的目標,不過爹娘也說要找到入口的機會渺茫,因為入口不在地面。 由於寇保和侍郎商討的話題不可讓外人聽到,未幾,所有人退出房間,蛾虰蜻理所當然是溜得最快的一個。 先是左顧右盼肯定附近無人,蛾虰蜻再吹起口哨等待妹妹的回音,響聲不到四下,一些類似蟲鳴的叫聲傳到蛾虰蜻耳中,她小心翼走到廊盡頭的露台,縱身一躍,轉眼便在屋簷。 「還以為很快可以逃出,想不到要用上半個時辰……蛉,那個捕快呢?」 「剛剛在那邊的角落消失。」蛾蛵蛉指向遠方的大宅,「要追的話一定可以追上!」 「她應該是回家,我們還是直接到她的大宅等她。」 蛾蛵蛉點頭,「反正她爹娘出遠門,大哥出差,小弟在親戚家,今晚是偷襲的好機會。」 好不容易逃離魔抓完成巡邏,在街道走著的招捷揚到死都不會明白自己為何總是被人扯住不放,從街邊的小販到大戶人家,或者是正當商店到青樓,每個人都好像把她當作貴人般熱情招待,而且他們事無大小都找她幫忙或討論,她已經分身不暇。 自從妙空蝶的出現,基本上,她每天根本忙得要死。 拖著疲憊的身體關上宅門,即使飢腸轆轆,招捷揚依然選擇先睡一會再算。 「終於回來了!」熟識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招捷揚沒有轉身,因為只有那個神偷才會那麼無聊闖入她家中,「妙空蝶,我今天沒心情陪你玩。」 「你沒心情不要緊,只要我有便可。」蛾蛵蛉呵笑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