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663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九章

夜深,坐在沙發而睡的秦若書倏地睜眼,心中竄出的不安使他低頭俯視靠在自己身上的人。 秦樂榆呼吸均勻,完全是睡死過去,秦若書用指腹撫著秦樂榆乾涸的唇,一臉若有所思。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力度不會把人弄醒,但他依舊小心翼翼把人抱起,送到合適的地方。 放下比平常同齡男子略輕的身體,秦若書替他換上睡衣,蓋好被子,離開前不忘品嚐能挑起他興趣的唇。 躺回沙發,秦若書並不能即時入睡,因為秦樂榆適才那張令人憐惜的臉,纏繞住他的思緒。 好久沒喝得爛醉如泥,偶爾一次其實不錯……秦樂榆如是想。 因宿醉所引發的頭痛令他揉著額角,徐徐回想昨晚的事。他依稀記得秦若書和賭著氣的自己坐在沙發喝酒,過了不久,記憶中斷。 看著蓋在身上的被子和已更換的睡衣,答案只有一個,秦樂榆不自覺吐了口悶氣。 眺望落在窗戶上的猛烈陽光,秦樂榆心想秦若書應該已經回去,昨天的擔心應該可以放下。 緩緩走下床,他準備為飢腸轆轆的自己做份簡單的午餐。 甫開房門,秦樂榆先是一愣,然後就以訝異的神情盯向坐在沙發收看電視的人。 「你還沒走?」 「你昨天醉成這樣子,根本就讓人放不下心,所以我打算等你醒來才離開。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我還是晚點回家。」 被秦若書一說,秦樂榆不禁自問他現在的樣子很糟嗎?靜默片刻,他選擇跳過少年的說話。 「你趕快走,在我把你攆出去之前。」 「有種的話就現在把我攆走!」秦若書霍地站起,一臉挑釁模樣走近秦樂榆。 秦樂榆先是厲眼,頃刻,轉身走到浴室,無視已經站在自己身旁的兒子。 「你還要硬撐到何時?」 以你現在的情況、還要硬撐、還不走……秦若書這幾句說話差不多每天重覆著,秦樂榆聽得有些心煩,同時,他明白秦若書一直擔心自己,也了解到他像自己一樣口硬心軟。 「你不會明白我的心情,你不要再理會我。」秦樂榆冷冷道。 「對,我不會明白,但我知道你再這樣下去遲早出事。」 「我能出甚麼事?」 秦若書沒有回答,直接伸手把人緊緊摟在懷中,秦樂榆沒有掙扎,只是抬頭盯著顯得有些憂鬱的臉面。良久,他聽著兒子的心跳聲閉上眼。 明明答應過渃舒要好好照料自己,偏偏每次都是由兒子看顧,是秦若書太過成熟,抑或自己從沒長大?要是秦若書出生後便跟著他生活,他能否得到良好的教養和學識?不,莫說好好教導兒子,他根本沒有能力照顧他。或許,當初愛上程渃舒已經是個大錯,可他真的愛得無法自拔。 再度醒來,已是黃昏,側臥著的秦樂榆把軀體躺平,便發現秦若書坐在身旁。 秦若書見男子睡眼惺忪瞟向自己,他隨即為剛甦醒的人扒開眼前礙事的頭髮。 「精神好了點沒?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飯。」 「你還不走?」 「你為甚麼總是要我離開?」 「我不習慣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秦樂榆如實答覆。 「真的就為了這個無聊的原因?」他笑問。 「我沒有心情去騙你。」 「只要你讓我住下就會習慣。」 「不可能。」 「讓我住下來好嘛……」秦若書忽然環抱秦樂榆,更把頭貼在男子胸前不斷晃動,以撒嬌似的語氣重覆句子。 俄頃,秦樂榆感到手足無措之餘,頭痛也伴隨而來。「別鬧了,不行就是不行!」 「不要緊,我總有辦法令你不能拒絕。」收起小孩般的動作,秦若書肯定地說。 「外公,我打算今晚搬到榆的住處。」他邊咬著吐司邊道。 秦若書的話並沒有讓程老覺得意外,相反,他不時思索孫兒究竟等到何時才會說這句話。 「渃舒早已希望你們可以同住,你喜歡便去,要是住的不習慣就回來,這裏永遠是你的家。」 「當然!外公,你也知道我從不勉強自己,既然我決定了,自己會負責。況且,我要學習獨立嘛,總不能時常倚靠家裏。」 「果然長大了,我的好孫兒,趁年輕出去闖闖,看看世界吧!」程老微笑,下一秒,他朝秦樂榆說:「樂榆,這孩子就是有點兒調皮,幸好他很懂事,不會太亂來。總之,我的孫子就交由你照顧。」 「嗯……我會的。」既然程老要求,秦樂榆惟有無奈接受。 得到程老首肯,秦若書固然開心,最重要的是秦樂榆沒有反駁餘地。 低頭吃著精緻的早餐,秦樂榆用眼角餘光掃視兒子,他發現秦若書以得意的眼神瞄著自己。 其實對於兒子要求搬到自己住處的事,秦樂榆又不是完全反對,不過,他不想秦若書過於親近自己,因為他覺得自己對兒子有太多虧欠,還有,他不喜歡兒子三不五時抱著自己,因為這個舉動會令軟弱的自己變得倚賴他。 ============ 粵語mode: 考完試,終於得閒嘔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